仁俊長老是我的師父

仁俊長老是我的師父,因他老人家長期住在美國,我只能在他來香港時,才有機會親自聆聽他的開示。有時,師父講深奧的佛理,我還是聽不太能明白的。雖然如此,但師父能使我生起對佛、法、僧三寶的恭敬和信心,並能激發了我對修學佛法的精進。師父自己以身作則的嚴持佛法,數十年不知疲倦的致力弘法利眾。師父的言行,對眾生的慈悲心;師父說法的深度,對經典知識之熟稔明白,及嚴正之自律,都深深地感動了我!師父教導了我在佛法修行上的正知、正見,使我明白了修福報之餘,精進修習戒定慧的重要性。

我回憶師父在台北法鼓山養病的後期,我專程從香港搭飛機去探望他老人家。去的那一天,師父坐在輪椅上,由果慶師推着出去散步後剛回男眾寮房。那時已經十月,氣候漸冷,我特從香港帶來棉襖,請師父穿上,他堅決不肯在我們面前穿上。第二天,約好再去見他時,他已整齊的穿上金色的僧袍躺在床上,等待着我們。師父在病中還是不會因自已病重,忽略出家人之端莊儀範。[……]

閱讀全文

願與仁俊長老相約在人間

於2005年暑假,首次應厚觀院長的安排,我們四位福嚴的老師同赴紐約,參加美國印順導師基金會於同淨蘭若主辦的佛法度假課程。記憶猶新的是,由於久聞仁公長老身教的嚴慎,內心由始至終都懷著如履薄冰般的心情,戰戰兢兢地把每堂課如期講完。說實在的,也許只是遠客的身份,所以與長老的相處並沒有傳聞中的可怕,反而意想不到地攜回不少感動。也因此,直至2010年的暑假,我每年都有因緣去見見老人家,聆聽他那深具活力和道心堅固的開示,往往都有喜出望外的收獲,尤其勉勵發心為菩薩的我們,應該不惜一切而浩蕩赴前程。

說實在的,要論說對長老之感言,我是怎麼也排不上榜的。不過,基於感念長老的幾則開示,以及對其身教的端嚴,還是勉為其難的可以填上一些空缺。[……]

閱讀全文

守道之真,行道之實 ── 懷念仁俊老和尚

「守道之真」令人永遠讚揚不已,是最值得一切眾生依靠追隨、修學佛法的出家人。

「見解正」、「行思明」才能在五濁惡世的環境裡,要能守住而不被一切誘引墮落,是多生多世接受佛法薰陶累積下來的「道心」是超越人所說「情操」的,情操是在有無、可不可,精選出來的上品。而道心是在無我、自然、自在裡很平凡的顯現,適合每個人,也真能利益每個人的。

修行人輕輕地抓好「道心」,則多生累劫永不墮落,老和尚一生在詮釋道心,日常行儀在平常人看起來是害怕的,但在一個修行人卻是可貴的,因為一切修行有所依循,不必瞎摸。老和尚留給大家的珍貴寶物,令我們受用無窮;守道之真永遠放光明,照觸五濁煩惱眾生。[……]

閱讀全文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

二月九日半夜十一點多,家師上厚下觀院長打電話到學僧寮房,說:「果慶法師通知,仁公在新店慈濟醫院剛剛往生,『精進專案』啟動,趕緊連絡長旭師、如暘師佈置場地,通知其他相關人員,準備隔天一大早(也就是幾個小時後)要迎大體回福嚴……。」由於此時正值學院放寒假期間,院內只有少數幾位輪值顧寮師生。不多久,大家全都動了起來,連夜將福嚴圖書館清空、佈置追思堂、準備相關細節,慈濟志工蔡堅印也在第一時間趕來,一直做到清晨五點多才去休息。

不到一小時,大家就都集合準備迎接大體回院。不久,智觀寺達觀長老尼、壹同寺如琳長老尼也率領弟子來到福嚴山門口,準備向仁公返院接駕。就在福嚴大殿一百○八下的叩鐘聲裡,仁公長老回到了他向來所愛護的福嚴。接下來一連七天,長老就在其學子們、福嚴師生與志工們的陪伴下,度過這段人生因緣最後的一程。[……]

閱讀全文

仁俊長老追思讚誦現場

二月十六日清晨,天未亮我們便上了路,從南投水里到新竹福嚴160公里,雨神盡責一路護送。心想前天去福嚴時,厚觀法師望著迴廊外的雨說:「期望仁公圓寂追思讚誦法會時,天氣會轉好,讓與會大眾方便進出。」結果,雨神賴在台灣上空,一連好幾天,濕濕冷冷的,而且冷到心到骨,讓我常常不自覺的雙手摟著雙臂,暗叫台灣冬天怎麼這麼冷!也許,也許,天也與我們同悲,哭著人間少了一位明師吧!

到了福嚴,居士們打著傘在山下指揮交通,大殿外搭起用來遮陽的布棚,現在正好擋雨,雨水順著粗繩,如水簾流入桶裡,在服務台簽完名後,義工遞來一盒大甲「裕珍馨」的奶油小酥餅,看到這餅,我想這一定是陳裕民教授,知道仁公生前喜歡這種餅,他便以祖[……]

閱讀全文

獨釣寒江雪的比丘菩薩 ── 我所認識的仁公長老

2011年1月19日我們(陳坦、謝水庸師兄)三人到台北新店慈濟醫院看望仁公,雖然怹老人家已病入膏肓但神態尚是安然。由於我知道仁公即使在病重中,也是一直關心著「佛法、佛教」,元月上旬,福嚴佛學院厚觀院長來醫院探病,仁公第一句話即問「福嚴(僧教育)的經濟如何?」並且立刻表示要捐款給福嚴。因此,19日當天,我仍然請怹老人家就今年夏天將在新州同淨蘭若舉辦的「2011年佛法度假中文營隊課程」(個人歷年來參與該項課程的規劃)予以指示,但是仁公不到一分鐘的開示,已經氣若游絲,難以清晰辨聽其內容了。2月9日深夜近12點,在睡覺中被一通電話聲響醒,美國莊瑞昌師兄及閻台華師姊來電通知我,在醫院的仁公長老已經圓寂,[……]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