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愚法師台湾十方禅林住持,1971年依仁俊、广善两位长老为剃度师出家

民國五十八年(西元一九六九年)在我服兵役的第三年,因閱壇經至六祖偈語:「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那間有所省入,萌生出家修證佛法,宏揚正法之菩提心志,竟日行住坐臥皆在壇經禪思境界中。

隔年年初役滿返鄉,考上中興紡織三廠任技術人員職務,工作之餘,靜坐參研壇經,一日下班沐浴後,于宿舍休息之際,忽然空相現前,身心、宿舍空無一物,驚嚇中又恢復眼前一切現況,細細思維,該是放下一切俗務步上菩提大道的時刻了。

對佛教界一無所知的我,要出家修證佛法該如何著手?又該如何尋得相應的善知識及相應的修學環境?忽然意識到唯有參學佛教道場,從實際參學的經驗中當可如願,以佛陀所告誡的「四依四不依」正是參學善知識及修學佛法根本依據:一、依義不依語。二、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三、依智不依識。四、依法不依人。在此清晰的理念引導下,我逐漸展開了五個階段的參學歷練旅程。

民國六十年初,辭去技術人員職務,來到台中慈明寺,協助皈依師父聖印大法師處理慈明、慈聲兩本雜誌的校稿、印刷、發行等事務。約滿三個月隨即請辭,並展開了下一階段的參學。

參學第二站,來到南投蓮因寺,是中部有名的專修淨土與嚴持戒律之道場,親近了懺雲老法師,每日過著規律的僧團生活,上課、拜懺、早晚五堂功課等。參學了二十八天,懺公幫助推薦參學道場,從臺灣北部、中部、南部共十幾所道場,我唯獨選中了臺北新店的「同淨蘭若」,因為懺公幾位出家弟子一再推薦仁俊法師之德學,及管教弟子之嚴格,令我心動不已。

「同淨蘭若」位處於新店五峰山山凹中,後有崇山峻嶺作靠山,青龍白虎分立左右,遠處又有案山環繞新店溪,是一處清雅幽靜的專修道場。每日早晚課誦由仁公師父主維那,日常法師敲木魚,信謙法師司鈴鼓,我負責香燈。師父悲憫的梵唱一起腔,往往我的眼淚隨即落下,每日洗滌頑強的心靈,日積月累,心地變得柔和多了,身心愈來愈空靈。蘭若的道風雖嚴謹,學風卻相當自由,但從沒有人闖寮閑聊,也無宗派門戶之限制,住眾每天唯有傍晚六點至六點半可在花園散步、談法論道,聞到電鈴聲一響,隨即各歸寮房研經用功。那段時間蘭若沒有專任的典座,早齋由師父掌廚,午齋由日常法師打理,信謙法師負責採買,我負責環境整潔,後由前來參學的惟覺法師專任典座。師父自己的衣物、生活起居都是親自清洗整理,不假他手,無怪乎印順長老在他的自傳《平凡一生》中贊許道:「仁俊法師是末法時代最莊嚴的比丘。」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