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香港的霍辛睛女士通過本網站 聯繫我們 發送的留言。本站徵得作者的同意,請她將此文修改後,發佈在弟子追思文中,與大家共享她的感想和過去親近仁俊法師的殊勝因緣。

仁俊長老是我的師父,因他老人家長期住在美國,我只能在他來香港時,才有機會親自聆聽他的開示。有時,師父講深奧的佛理,我還是聽不太能明白的。雖然如此,但師父能使我生起對佛、法、僧三寶的恭敬和信心,並能激發了我對修學佛法的精進。師父自己以身作則的嚴持佛法,數十年不知疲倦的致力弘法利眾。師父的言行,對眾生的慈悲心;師父說法的深度,對經典知識之熟稔明白,及嚴正之自律,都深深地感動了我!師父教導了我在佛法修行上的正知、正見,使我明白了修福報之餘,精進修習戒定慧的重要性。

我回憶師父在台北法鼓山養病的後期,我專程從香港搭飛機去探望他老人家。去的那一天,師父坐在輪椅上,由果慶師推着出去散步後剛回男眾寮房。那時已深秋十月,氣候漸冷,我特從香港帶來棉襖,請師父穿上,他堅決不肯在我們面前穿上。第二天,約好再去見他時,他已整齊的穿上金黃色的僧袍躺在床上,等待着我們。師父在病中還是不會因自已病重,忽略出家人之端莊儀範。

我已經很久沒見到師父他老人家了。那天,見到師父時,我心情好像是女兒回家見父親,很渴望見到慈父。可是,師父一見我時,卻十分嚴肅。他教化我要努力修行,不要自以為自巳比別人有多些慧根,什麼都驕,修行時卻吃不了苦,要我發大慚愧心,發大慈悲心。我當下在受教之餘,內心深處有絲毫的失望,我想,我大老遠飛來台北見你一面,真不容易啊!為什麼對我如此嚴厲,只會如嚴師般教導我,表現不夠寬容。

實際上,師父實在太了解我們了,他看透了每個人的心性,因此,他會因人之根性弱點而給予對治性的教誨。我在第二天見到他時,他的面容見到的只有慈祥,慈悲的如慈父見女皃。我在向他告別時,有點忍不住的帶哭泣聲,我心裡也明白,這是生死之永別。我清楚的看到師父人性化的表情,他慈悲的對我說了一聲:別難過。真如慈父般慈愛,我說:師父,香港見!他只是笑笑。我想,因他也知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决不會妄語答應我說好的。

所以,師兄們啊!師父在世時,你們若覺得他有時表現太嚴,那是他老人家的慈悲。他如嚴師教學生般緊盯著我們,而且會根據個人不同情况,採用不同方法教導我們。師父他老人家教我們不要浪費人身,利用人身好好修行佛法。他就是這樣如慈父般的關心着每個徒弟,及眾生念頭和生命的。

師父圓寂一週年的當下,我懷念他。他老人家曾帶過我等弟子去過上海普沱山,昆明雞足山等地朝聖。點點滴滴,無論是師父嚴肅開示的情形,或者是慈愛的回答我們發問時的模樣,都是那麽深刻地印在我心上,他的精神和開示永遠地留在我的心中。我學佛以他為榜樣,我衷心的感激他老人家遺留下來的法寶,各師兄弟把寶貴的資料整理成書,以及美國同淨蘭若特别建立紀念網站,使得我等初學佛者,能有機會聽看師父以往的錄影開示和文章,繼續向他老人家學習佛法,並得以從師父嚴正之身教力行中,看到了正真的學佛好榜樣。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們在師父往生的紀念會後,最好懷念他老人家的方法便是:好好用功修行,將師父生前之佛法教授,儘量的繼承弘揚廣大下去。一切儘在因緣中,能和師父的佛弟子在此結緣,寫下及分享了我和恩師之一些點滴回憶,也是一件非常慶幸的事。祝願各位師兄常懷法喜,身心康泰!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