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以文字作智慧,莫以名利作福報」

東山禪寺天機法師

東山禪寺天機法師

如雷貫耳永遠銘記在心,受用無窮的開示時猶在當下而已,怎麼老和尚已九十三歲了,怎麼一剎那間便圓寂了,公元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農曆一月初七)星期三23時17分(即晚上11點17分) 安祥捨報。

二月十一日(農曆一月初九)星期五14時(即下午2時於福嚴精舍入殮封棺)。二月十六日(農曆一月十四日)星期三上午9時追思讚頌法會,下午1點30分發引往獅頭山荼毘。真令人懷念不已!

老和尚生於公元一九一九年(民國八年)歲次己未,七月十一日,於江蘇省泰興市黃橋鎮人,父姓劉,名寶根,母李氏,一兄一弟,家開油麵店煎麻園。公元一九二五年,七歲於鎮上之寺依傳道法師剃度出家做小沙彌,法名仁俊。公元一九三五年,十七歲於寶華山昌隆寺受具足戒。公元一九三八年,二十歲入常州天寧佛學院就讀。公元一九四一年,二十三歲入廈門閩南佛學院就讀。公元一九四三年,二十五歲回天寧佛學院任訓導主任。公元一九四八年,三十歲上海靜安佛學院教國文及至今年九十三歲皆在佛法上或教或寫、編雜誌,無有一時休息或懈怠。或生病或逃難皆堅定地抱住「道」,不停息地用功,在忍辱負重中完成修行、弘法、續佛慧命、廣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沒有絲毫的瑕疵。

守道之真」令人永遠讚揚不已,是最值得一切眾生依靠追隨、修學佛法的出家人。

「見解正」、「行思明」才能在五濁惡世的環境裡,要能守住而不被一切誘引墮落,是多生多世接受佛法薰陶累積下來的「道心」是超越人所說「情操」的,情操是在有無、可不可,精選出來的上品。而道心是在無我、自然、自在裡很平凡的顯現,適合每個人,也真能利益每個人的。

修行人輕輕地抓好「道心」,則多生累劫永不墮落,老和尚一生在詮釋道心,日常行儀在平常人看起來是害怕的,但在一個修行人卻是可貴的,因為一切修行有所依循,不必瞎摸。老和尚留給大家的珍貴寶物,令我們受用無窮;守道之真永遠放光明,照觸五濁煩惱眾生。

行道之實」更是清清明明、坦坦蕩蕩地攤開在大地,任人抉擇、遵循、修習,真讓我們清清楚楚地看到是人在做的修行,動作一點都不虛偽作作,是正知正見正思正想的人。

現今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邪說紛起,人欲橫流、偽裝作假充斥人間,沒有道心、沒有智慧很容易被利用為其私心工具,想修福修慧卻變成造惡造罪是非常可怕的事。老和尚的純真、率直、沉默、慈悲一點都不偽裝的行為與表達,令人歡喜接受而不受傷。

記得老和尚講經時總是看天花板,一張極小的紙條密密麻麻卻條理分明地記述著1.2.3.

地方腔調特別濃,但我卻能清處地聽懂每一句,並翻出台語。有次講到瞎子背跛腳的人走路,半途上吵架,瞎子丟下無腳漢,兩人都不能走。我一聽完,站在台上大笑不停,老和尚卻靜靜地等我笑完再翻譯,我既害怕又慚愧。

早年在東山寺關房閉關,晚上九點安板後便休息,早上很早便起來,藏經不停手。有天放燄口九點還沒安板,老和尚一直按著電鈴,家師知道,叫大家快點收拾、關門、安板,一急便把大殿整片大門弄壞了。恭送茶飯飲食的人不要年輕的人,偏偏我們全寺皆是女眾,特別選一個年紀最大的來送飲食、洗衣物,衣服壞了,用繩子綁,破破爛爛給換一件新的也不要。

當時經濟不是很富裕,聞經聽法也不很盛行;但恩師很重法又是供養第一,每位進到東山寺的法師一定講開示,也一定要供養。四事供養是當時認定是最好的,圓滿日還要大家上前頂禮供養;雖然全寺每人單金才五元,吃的也是粗茶淡飯,但大家還是恭恭敬敬供養,法喜充滿。

法師來大家搭衣袍上大殿大鐘鼓接駕,圓滿日大家又集合在大殿送駕(大鐘鼓)。當時交通不方便,只有三輪車,如果車還沒來,法師便說我們跑,跟在家男居士催促著,也真往前走。有一次不接受供養,我還要千里迢迢地找至深山的同淨蘭若去頂禮,送上供養便往回走。

剛出家每天早上、下午、晚上都有法師會來講開示,每場都要翻譯台語,記得最難聽懂的是隆泉老和尚。一翻譯二翻譯便把國語都快忘光了,印德法師的老師佛學營要我講在家律儀時,幾年下來才把國語再拉回來。

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都浸沉在法味中,當時還沒有電視,每天除了工作以外,都是在聽經、讀經、念經,很多人間的不良習慣,也都在此時去除得乾乾淨淨。佛法在恭敬中求、在供養中得,今天能得一點點法味,都是在當時勤勤地供養、恭敬地聽聞中,自然地吸收在身心中。

我們有幸能值遇到老和尚,七歲便出家一生遇到好善知識:傳道法師、大醒法師、印順導師,經過數次開刀、病苦,敢與病魔戰,逃難又堅持,又遇善知識,永遠抱住「道」而沒有一點閃失,是我門大家的好模範、好標竿,不是菩薩再世,是不可能做到的。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

是給老和尚最好的人生說明,是真能做眾生不請之友。

在東山寺閉關出來幾乎每年都會來寺講開示七天,且會看年紀大的老師父(為老和尚送供水、飲食的人),七天圓滿了,大家都還要求老和尚再講再講,且很勤快的包水餃供養,木瓜、紅柿勤買供養。要到美國那年也來講開示,我們又有加工、作衣服供養,當時僧衣沒那麼方便做,車子來了才做好、燙好,送上車。

寶蓮禪寺(西元1999年)開傳四眾戒來寺講開示,於加拿大溫哥華圓融禪寺開示:

1. 西元1994年5月21日,講:「 念知所愧,日知所缺;知愧者必奮,知恥者儘補」。「 誠徹德致,慈淳福增;以福助智,以智增福」。「 意鎮法持,緣明願深;緣起之德,願創之力」。

2. 西元1995年4月16日,講「漸次學做四種人」。

3. 西元1996年4月27日,講「善用智視代電視,正視世間及出世;誠用慈視化怒視,深積己德啟他德」。

4. 西元2002年3月10日,講「佛學講座: 佛說無常經」。

美國圓融禪寺開示:

1. 西元1991年9月8日,內容是:開示及佛法問答。

2. 西元1992年3月29日至4月1日(4天),講「金光明經空品第八」。

真像自己的親人關照晚輩一樣。

弘法足跡遍全球 傳頌良善佛本懷

老和尚一生在佛法下功夫、弘法下功夫、度化眾生下功夫。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自己要有定力才能弘法度眾生。剛出家每時每刻都在接受懺雲老和尚、仁俊老和尚的教化,在道上是有受用,但最令人悶的是女眾出家修行有用嗎?

走過出家修行的漫長路上,更覺得修行人所說所做是對的。恩師上人圓寂之後的痛苦、背負的責任,在兩位老和尚又相續地離開之時,另一種責任又再背起,但更輕鬆地往前走。

老和尚的精神永遠在世間,令很多接受法味潤澤的人,繼續地把佛法的種子傳下去!

寫於 2011年3月5日於東山寺 靜室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