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普世人類的照明帶路者

作為一個現代佛弟子的吾人,應亟亟激發、印決著念念發大菩提心,處處展大菩提行。釋迦佛說︰「心惱眾生惱,心淨眾生淨」,足見眾生的苦惱與清淨與眾生的心有最密切的關涉,因此,「自淨其意」,遂成為修學佛法歷程中的首要之務。大乘行者修習佛法的特質與重點︰發大菩提心,展大菩提行。內在盡力降伏、革除自我的作祟、封蔽,外在運心關注、體恤眾生的困缺、迫害,為之積極而誠摯的奔波、呼籲、奉獻、伺衛,永不與眾生脫節離群,做眾生的「不請之友」。菩薩總是活在消消融融、通通廓廓的心境與氣宇中,因此,與一切人都相處得非常和洽、敦善,成為一切人最可靠的朋友與法友,盡到最懃懇最充實的友誼;這樣的友誼愈久而愈真愈醇,真醇到甚於膠漆相投,怎也稀釋不開,薄溶不了。總持、都攝(取)著渾涵之悲與深澈之慧的大乘行者,由於對眾生友善到非常友善,所以,與任何人都相處得了無隔膜,從這裡,見出菩薩做人為人的功力與德量都非常成熟、成功,也就因此讓許多人都肯認他是普為一切人而發菩提心的人,一切都以人為目標,沒有了自我營圖,所以便讓人感到︰他成為人類最急需而決不可少的一種人,無我的感召力與無量的吸引德,全都這麼發心發力的。

大乘行者發菩提心所發的內涵與外展︰虛虛廓廓徹底的推翻與開創,從惑習等治中苦練的盡盡絕絕,淨化到無上的淨化;真真平平全盤的頂承與擔扶,從悲智兼運中施為的充充實實,健化到無比的健化。從三業中體持、發揮著如此的淨化與健化;淨化與健化強固得增上更增上,則直向三覺邁進得關聯開通,常與三根周旋得俐落巧吸,菩提心就化為發力的動能與發光的導標,進入了內不虛脫外不漂淪的境界。能這樣,大菩提心化為日常的精神踐倡,對長時大空中面臨的一切,看的透透脫脫,做的爽爽當當;爽當到不離不著,必治(己)必立(人),能捨(身)能荷(法);正法導轉當下的「取識」,化為當前的智照,所向之處與所作之事,全都見得佛見得人,從此不再與佛與人隔絕一念;念頭上的佛數數活現,活現得瞻佛聞法,從法的啟示中將一切眾生看活了,自己也在一切人中活得靈靈通通、暢暢舒舒,從有漏中轉向無漏,久久地串習清淨,證得永活、徹活、畢竟活的圓覺佛陀,因地中就是這麼紮根奠基的。

照這樣看,活 ── 絕對的活,不僅是一般人的渴求獨鍾,就連發了菩提心的菩薩,也具有此最強烈的蘄求,足見這個活字的誘發性、鼓激力與盤迴味,是多麼的濃稠與深厚唷﹗人類的世界具有充分的聲色光熱,這完全是由於人類活力的發明與創造。從佛法緣起業感的如實立場說,這個世界是無始性的,也不是無因而有的,乃是憑人類的共業感得的。業,概括著人類一切一切的活動,這一切一切的活動中所積累的無限活力,從他的內涵加以究析︰不外乎染與淨,染強過了淨,人心及社會風習,則日趨於敗腐淪墮;淨勝過了染,人心及社會風習,則日趨於旺鮮上升。因此,佛教特別重視轉染成淨的倡揚與體踐。從人類身心中所潛涵的一分善淨性 ── 「梵行」加以觀察,人最具有轉染成淨的可能性,「人身難得」之激勉與可貴,在此。所以,只須勝解自身之可貴,積極而果毅地向上向善,善到惡止善行,久久地積善不已,積儲的善力善德強大深廣了,人就能轉變得心地厚重,面貌寬和,與一切人相見相處得篤敬而禎祥。人類的特性之一︰具有通向、呼應、接聯、相助的理念與行為,將此種觀念與行為,透過了理智的淨導與理性的渾涵,擴充到無邊無類無人無我的境界,器質與氣宇完全都世界化了;有了世界化了的器質與氣宇,便會激發出抱著世界心,獻出世界身,發達世界願,恤拯世眾苦的弘願與偉業,騰涌而洋溢著熱血與醇情的人了。

真發了大菩提心的菩薩行者,念頭上懸掛與緣頭上照料的,都離不開惱苦與困缺的眾生,因此,深入世界遊化的唯一宗趣︰拔濟這些無數無盡的惱苦與困缺的眾生。耐得著苦勞,化得開擊刺,一心一德地實踐義務與堅效義命,跑遍了世界,周旋而肆應於世界法中,身心澄清得穩平坦豁,神情澹泰得安詳端莊,到一切處樹真風範,見一切人留好印象,如此的遊化世界,也就等同淨化世界,成為世界最必須的人;做人做到成為世界必須與急需的人,則成為世界人了。具有了為世界人的存心與作略,就會發世界心,做世界人;發透了世界心,為遍了世界人,才稱得上普為一切眾生。念念不忘普為一切眾生,處處實踐普為一切眾生,對眾生關護得頂戴肩荷,怎樣的奉事諸佛,也同樣的奉事眾生,有了如此的敬性與熱忱,諸佛的悲智與眾生的惱苦,從自家身心中則交融得數數照發,深深涌現,學諸佛(菩薩)為眾生的智度與悲護,纔的實畢真得充充分分、沛沛沸沸。步趨佛陀與效學菩薩的佛弟子,邁得上成佛大道,發得透為世大心,就得具有如此的的實畢真的充充分分、沛沛沸沸,才成咧﹗

菩薩於極久遠的過去生中為救度眾生與淨化世界而發心,所以,總是將眾生與世界連在一起看,故其視野與緣境,從未離開過眾生與世界,因此,於心心念念中都思惟著如何成熟眾生,莊嚴佛國。但是,成熟眾生與莊嚴佛國的任務非常非常的艱鉅,由於從智觀中空化了身心,對發心獻身視為最有意義的樂事;更何況為著推展普世的進化與淨化,當然更感到無比的奮暢與健昂。菩薩的興神與使命,就這樣的越來越積極懃懇的。一切諸佛的心量與眼界,無一不曠觀遍照著整個世界,生活在世界的無數有情,其中以人類的活力最為強大,強大到能到處開拓,遍地殖產,可以說人類的活力與動能創造了這個世界。在這裡我要特別說一下,我們最大的慶幸處︰上不升天堂(彌勒內院例外),下不墮地獄,卻能生在人間聞薰佛法,從佛法中聞薰的久了、深了;深到從因緣中體解到無定性、無常我,徹底振脫了世間戀著,身心邁向著出世清淨,以清淨心眼察照世界,正正直直地深入而遍入世界,負起改變、提昇世界的職責,面對世界的精神與氣志,則蓬勃輻展得與時俱進,與空俱擴,修為、發達在這麼種的時空中,一切時空中則成為詮演佛法的道場;這麼種道場的載體 ── 身心,空化淨化了的身心,自然而必然的與道相應,這樣看來,人類身心的價值與力用,是多麼的可貴呀!

身心果真化為道場的,一切云為、操守與印決,無不是道,身心則成為活道場;活道場中所顯現的 ── 正法,正法從活道場中顯出光明清淨,這樣的佛弟子所接引、所提轉的有情,在的實畢真中受到的啟發,獲得的觀摩,引發的效隨等等,都相當的正直而明豁,能腳踏實地進入活活脫脫、開開通通的新境界中,成為脫胎換骨的徹底的新新人;新到內不失念而外不著相的階段,則永不顛倒永發趣。發趣發到具有洞洞闢闢、虛虛融融的本領與能耐,面對一切的艱險恐怖,便鎮平得如空不動,身心放得下,行願當得起。行願於身心中充實的旺旺足足,念頭上空觀的光與力,將我見與我愛照治得活躍不了,一切都進修在平實坦穩中,前途看的清清楚楚,做的果果敢敢,這時,菩提心從無我的平台上指揮得了了當當,所見與所行的種種,便完全不離世界觀,與之俱起的當然是做世界人了。世界人必然的離不開世界心,發世界心為世界人的若觀若行,配應得極其緊切而親誠,菩薩的心腸與面貌,讓人們照察到的盡是表裡一如,言行一致,對任何人無條件的照料都護衛得無微不至,盡讓人感到他的的確確是發了普度世界眾生的大心行者,因此,從事實所表現的,面臨著大苦大難之際,總是搶在眾生前面充當急先鋒,衛在眾生後面作真後殿者,絕不會臨難怯逃,將赴義勇為的氣膽與精神,發揮得極極致致,實踐其普度世界眾生的決絕大願與大心。

思在、行在大菩提心中的菩薩根性者,其意志與作略的表徵︰為眾生效勞而不求酬勞,為社會盡勞而不怕劇勞,深入社會而遍助眾生,完全看作是自家本分事,將這種本分推展得極其積極而熱摯,熱摯得化為心頭的大呼聲,此種呼聲所引起的昂發與奮為的勁頭,徹底的將「死而後已」的觀念轉拗為「死而不已」的無盡行願,透過了如此的徹底的拗轉,念頭上則直效菩薩,眼面前則恆觀佛陀;效觀的不離不忘、必懃必懇,佛陀與菩薩則常常從心識中現起,從圓滿清淨的德相中受到的啟示與開導,整個身心從戀昧中驀地透脫出來,獻捨身心的堅誓與決志,從此便絕諸慮畏,菩薩就這樣才敢於發大心,勇於效大雄佛陀的。

大雄佛陀的一切成為我們心頭眼前的淨範與高標,我們的菩提心對之體照的醒醒豁豁、坦坦曠曠,大光明中無限無盡的能量與力質,則能將一切惑習照破、通透得不作障礙,大智大悲則從此生起廓清與渾涵的絕大勝妙力用,進入惑習等治與悲智兼運的境域中。發決、發透了大菩提心的行者,沒一個不致力體握著惑習等治、悲智兼運的宗趣。從這個宗趣更進一步肯認著︰大菩提心所對治所體印的,不外乎真我與真空,從真空中觀破了真我,渾身渾心全都解除了一切的黏搭盤錯,心門與眼界敞豁的同虛空一樣的廣大,菩薩的大菩提心與大菩提行便成為能涵護一切人的人了。

於此,本人渴求、誠懇在座的諸上善人︰立刻發大菩提心,隨時現大菩提行,從大菩提的心行中,發力、發德與發光,作普世人類照明的帶路者;務請諸位牢記著,牢記著︰永恆地發心作普世人類照明的帶路者,儘快地從光明中將娑婆世界建設成清淨的莊嚴佛國,藉此感報祖國當政諸公敬法、護法與倡法的無量深心與大心!

拙稿後面說四偈,敬請諸上善人賜正︰

撐在人前不驚倒,托在人後不倦退,活在人中普為人,愈為愈喜愈暢奮。
時間用得緊而正,化為光明破黑暗;空間行得淨而廣,化為道德度苦惱。
文化理智探深邃,文明理性擴遍充,風徽清泱超疆域,普世稱崇嚮大同。
人類最喜敬的人,偉大而不炫架勢,倡導和樂踐和平,為民造福為世範。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