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心第一 利他為上

民國九十四年六月四日,著述等身的印順導師圓寂,追思會上醒目的導師法語「淨心第一 利他為上」,為導師一生的風範立下最佳的註腳。而今年二月九日捨報圓滿的仁俊長老,追隨導師行誼,則是這八個字的最利行者,僧伽的表率。

慧擇因緣辨染淨

民國八十七年,在十方禪林與仁俊師父結上法緣,開啟了個人此生與導師及師父的不解因緣。尤其是師父在慧炬雜誌社,懷念創辦人周宣德老居士賢伉儷所作的開示[1],一句「慧擇因緣辨染淨」的偈子,對初學佛法的我,剎那丟下一顆威力無比的震撼彈,再也不能錯過師父在台灣的任何一次開示。

當時的撼動,是肇因於佛法的「緣起觀」,我只聽到人際間的緣份說法,卻沒有得到進一步有關於因緣的主動性與抉擇性說明。看到許多學佛的人,在男女因緣上,沒有「慧觀」、沒有「抉擇」,因而呈現出諸多是非雜染。師父這一句話,驚醒眾生,原來因緣是要以智慧來抉擇,辨明染淨知進退取捨。

經過了十二個年頭,現在更體悟師父這句話,含蓋了佛法「戒、定、慧」三學的根本學習,所以師父說:「學佛最重要的,就是用智慧來抉擇因緣」,因為「染的因緣造成生死流轉的苦因苦果,淨的因緣就是學成超出生死的清淨因清淨果」。這最初的醍醐,也是最終的究竟。

不將佛法當人情

師父持戒嚴謹,常示人「不將佛法當人情」。平時應眾,絕不閒言,所有言語必以有益眾生而發,分秒不浪費於無益應酬,但求無愧於有限人生。師父說,只要還有一口氣,就作到最後一口氣。得空,即一再重覆閱讀導師著作,就是在飛機上,也是一部《成佛之道》在手。等待舟車、飛機或眾人閒戲時,師父即一旁經行,抓緊時間用功。

師父的開示,精要以詩偈為綱領,再逐句以詳解,一如師父讚歎導師是將佛法用得透徹一般,沒有贅語,沒有綺語,痛下針砭,直入人心,光明遍照。

師父是傳授我五戒的戒師,簡單莊嚴的儀式後,師父說:受了戒,生命才出生,肉體的出生不是生命的開始,受戒後才是生命的開始。一般大眾都怕受戒,擔心不能持受,師父的開示卻讓人忘了持受的憂慮,只有滿心的歡喜,為自己即將開始的新生命雀躍不已。

永遠的明鏡

導師圓寂前,師父每年春、秋二季必回台灣探望導師,也成就了大眾在佛法修持上的檢視。

師父就像一面大明鏡,語默動靜中,照映出無明大眾的一切是非善惡與缺失,牽引眾生在「菩提道上」,一步步發揚奮起。縱於師父以病相示現時,明鏡依然是光耀明亮鑑人,絲毫無差。淨心不著病苦,血壓、脈搏尋常如故,未曾隨色身苦痛而有任何波動起伏,始終安詳寧靜。看到師父骨舍利已然是無比危脆的衰敗,心中深深感懷,是怎樣的一份菩薩願心讓師父可以自在支撐若此!而今師父色身雖報盡,但明鏡依然在我們面前,永遠存在,繼續指引著我們趣向「成佛之道」。

師父的德行,拙劣如我,實難以筆墨勾勒形容,唯刻骨銘心,勉力略記一二,與眾分享,聊寄追思之情。我相信,師父不忍眾生苦,必然會早日回娑婆,明鏡輝映,救度沈溺諸有情。阿彌陀佛!

 


註【1】參見本期〈倡踐三不永懷念〉—文。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