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嚴佛學院開仁法師

佛嚴佛學院開仁法師

於2005年暑假,首次應厚觀院長的安排,我們四位福嚴的老師同赴紐約,參加美國印順導師基金會於同淨蘭若主辦的佛法度假課程。記憶猶新的是,由於久聞仁公長老身教的嚴慎,內心由始至終都懷著如履薄冰般的心情,戰戰兢兢地把每堂課如期講完。說實在的,也許只是遠客的身份,所以與長老的相處並沒有傳聞中的可怕,反而意想不到地攜回不少感動。也因此,直至2010年的暑假,我每年都有因緣去見見老人家,聆聽他那深具活力和道心堅固的開示,往往都有喜出望外的收獲,尤其勉勵發心為菩薩的我們,應該不惜一切而浩蕩赴前程。

說實在的,要論說對長老之感言,我是怎麼也排不上榜的。不過,基於感念長老的幾則開示,以及對其身教的端嚴,還是勉為其難的可以填上一些空缺。

長老每次來福嚴演講,都給了我印象深刻的開示,雖則說口音不完全聽得懂,但透過翻譯多少領略了一些教誨。(忘了幾年前)諸如長老曾言「願勝於情,法重於命」。聽得當下,震入心肺。修道人,整天為衣食住行忙,算什麼修行,如何安於無上菩提大願,怎樣使自心融化於正法之中,這些才是修行的任務,時下有幾人真能做到?

猶記得自己在〈福嚴,改變我的一生〉一文中曾提及這句長老的開示,呂勝強老師即藉由此緣故而向長老介紹我,或許與長老的法緣,就是從此開始的吧?

「以無所得,得無所礙」。又一句粉碎凡心的名言,雖然了解這是《般若經》在在處處出現的經句,但出自於長老的金口,字字感人。為什麼?心有所求,就是苦。而為法為教所付出與犧牲的,難道還需要什麼得與失的價值來平衡嗎?按此理,佛法是絕對超越一切的。空去有所得的心,善用無所得的慧,才真正有資格談得無所礙。否則,不過是拾人牙慧而已。

這句話是長老在佛法度假的開示,那年恰好我從洛杉磯抵美,萬萬沒想到卻讓我遇上了道心的歷練因緣,海關不理我,待了三個多小時後才讓我入境,是年我準備要講的是「如理作意」,若非有佛法的思惟,應該經驗一次就退心了。因緣更不可思議的是,長老即在那年的課程當中說出這句經文,我當下身毛為豎,感概自心真的做到了嗎?

「出家人不要忘了無我,沒有無我,皆是俗漢。」由長老不時地耳提面命,雖則說已非首次了,但聽起來總是震撼沈寂的心湖,當然也就泛起如夢甦醒的漣漪。每次看到不順意的外境,疑心與掉舉填滿了心頭,不是閃過一念「為何說法要這樣自讚毀他」,就是轉不出念著「難道自我膨脹到這種程度還無法自我發現」、「口口聲聲說無我卻不容許給人家佔便宜」、「我的付出與用心一定要記錄下來公諸於世」等…,有時候在平靜的心中好像在湖面面對自己一般,不停在問「人家的事為什麼老是喜歡掛在心上」,這不道破有我,又是什麼呢?因為有我執與證無我者,外相是分辨不出來的,世尊不也時而人間、時而山居嗎?重點應該在於心,也就是我。無我為佛法不共世間的特色,而全副身心投注修道的出家人,理應要念念不離無我才能報答三寶與眾生恩。所以,長老所言極為合理。

2010年佛法度假全體合影

2011年1月24日上午,遠赴新店慈濟醫院探望長老,由於當時老人家肺集水甚為嚴重,所以剛抵達時也不敢聊什麼,待至離開前才向果慶法師請求希望進房裡向長老告假。注視老人家的容顏與眼神,忍不住還是把口罩取下而握緊他瘦弱的右手,懇切地向老人家說:請長老好好保重身體,要趕快健康起來……。他緊緊地握住我,就說了上述的這句話。我答說:長老要保重,因您的健康會給我們年輕人很大的鼓勵,有空我一定再來看您…。他那不捨的眼神,細聲地回覆:要常常來……。

尊敬的長老已於2月9日晚上十一點多安詳捨報了,雖然無法實現「常常來」的諾言,但是長老的身教與言教,深刻地烙印在內心為伴,以師志為己志,菩薩道還是需要代代的傳承下去。

在此誠懇地祈願:

希望與長老相約在人間,為人間的苦難眾生,作正覺之音!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