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聲傳三千界內,佛法揚萬億國中;
功勳祈世界和平,利益報檀那厚德。

緣 起

二○一一年二月十七日下午幾位法師與蓮友們到桃園機場恭送仁俊上人的舍利返美。在機場的貴賓室裡候機,上人之舍利供坐於過去所坐之正中央貴賓座上,大家如同上人在前一樣,虔誠地頂禮三拜送駕,昔日上人時時叮嚀不可或忘佛法,更要積極地去幫助窮人之語,言猶在耳。沈惠珠律師熱心關切地要盡力蒐羅上人生前點點滴滴的生活啟示,遂向學人邀寫一篇報告。誠惶誠恐,自己無修無德,如何敢登大雅之堂,雖推辭再三,但在其懇切催託之下,只好貿然放膽試著寫上這篇報告。

憶念三寶

一九九五年春天,上人獨自一人從美國到台灣弘法,我們到機場接駕,在入境的人群中看到步伐矯健且快速而儼如青年者,正是我們所恭候的上人。大家上前問訊並要為上人拿行李及僧袋,上人卻一手高舉僧袋說:「自己可以做的事,不要麻煩別人。」時值七十七歲。此行弘法圓滿要返美時,美國的蓮友特別來電,希望這裡能安排一位男眾法師隨行護送,學人受命隨侍,但上人卻堅持的說:「一人可做的事就不要麻煩他人,大家要把時間用在佛法上。」還記得一九九六年,有一次上人到台中的慈明寺探望聖印法師,在等候時,自己一人隨即在大殿裡繞佛經行,在上人那精進的腳步中,不就在啟示我們生命要隨時把握充實。

不老的學習

一九九七年十月,上人到新竹峨眉,有一天早上,學人要去接上人到新禪堂為大眾開示,在相距一公里的鄉間路上,從遠方即看到上人手拿字典,邊走邊查的走過來,因上人的家鄉口音較重,開示時尚需翻譯,然上人不忘隨時學習如何正確地發音,甚至不恥下問,雖以七十九高齡,那種精進奮發之精神,誠為弟子們之典範。

上人常言:「生命就是時間,時間就是生命,浪費時間就是在浪費生命。」平日進講堂開示必然準時,無論是會場的蓮友們是否已準備好。如為一小時之開示,也一定準時圓滿,絲毫不差。當年曾在旁邊負責翻譯的果冶法師私下告訴學人:「在上人的開示中,全然找不出可以增或減一個字的地方。」我們所霑不只是言簡意賅千錘百鍊的精華,更是醍醐灌頂的法寶。

無相有節

一九九九年,有一次我們恭送上人到機場搭機返美,當上人通過證照查驗後,隨即轉身向我們高舉雙手揮動不已,臉上綻放著是自在而歡欣的笑容,雖然身處上百人的陌生大眾之前,那種稱性而起的無礙神韻,剎那間學人彷如被帶入《金剛經》所言「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的境界中,這不就是「佛」!

二○○一年十月,學人到美國同淨蘭若依止上人修學。當學人入門頂禮三拜之後,上人即說:「在這裡沒有所謂的子孫寺廟,在稱呼上不要稱『師公』,你在這裡要好好修學佛法,要做好的榜樣。」學人自此就改稱「上人」。此一大公無私,不為我所界限的心,不就是敞開真心入法界!上人在這裡為我們打開如何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的法界之門。

上人的作息一向規律而有節奏,不急不緩從容有序。有位法師告訴學人:「你只要看到上人的所在位置,就可以知道現在是幾點鐘。」有一次學人凌晨三點起來看書(常住規定三點半起板),正好上人經過學人的寮房,就說:「等起板後再起床,不可吵到大眾的養息。」

力行莊嚴

二○○二年二月,有一天下午,學人在寮房做功課(常住規定,寮房的門除了晚上養大息之外,平時必須完全打開,以免懈怠),走廊上傳來矯健而敏捷的腳步聲,一路以宏亮的聲音宣佈:「大眾全部搭衣,馬上到大殿集合接駕!」學人以為是位年青人進來宣佈事情,音聲是如此的鏗鏘而有力,出寮房一看,竟是上人(親自過來)!原來是香港的娟娟夫人闔家所供養的銅塑觀世音菩薩聖像,用貨櫃車運抵蘭若。其實當時曾有一位中醫師曾為上人把脈,驚訝其心臟完全不亞於二十歲之年青人,可見上人之修持功夫,時已八十四高壽。

印順導師曾讚嘆上人,為末法時期最莊嚴的比丘,三千威儀八萬細行持守得滴水不漏。有一次學人在大齋堂獨自一人託一位女眾居士,幫忙購買上等蘋果供養上人,正好上人經行到齋堂看到我們,即嚴斥學人不可單獨一人與女眾交談。即使當時學人與一位發心教學人英文的美國女老師上課亦然,旁邊也必須有一位男眾在旁作陪,雖然老師已六十四歲也不例外。佛陀於圓寂前告誡弟子們:「佛在世,依佛為師;佛滅度後,以戒為師。」上人身體力行教誡無遺。

深心關愛

二○○九年三月底,上人參加世界佛教論壇,由上海轉來台灣,下榻於晶華酒店。四月一日上午,學人偕同開宗法師、空淨法師與素真居士等一起到飯店,向上人禮座,正好遇到華雨精舍的法師們,我們於是一同上樓拜見上人。上人只開示佛法,不談無益之語。當華雨精舍的法師們先告假後,上人即轉身看著學人問:「你現在住什麼地方呢?」學人答:「弟子現在暫時一人住在宜蘭。」上人馬上說:「不可以一個人住,跟我到美國同淨蘭若共住。」再轉向住持法師說:「你幫忙辦理有關去美國的手續。」接著轉而望向坐在另外一邊的開宗法師說:「那你又住什麼地方呢?」開宗法師答:「弟子目前也是一人暫住宜蘭。」上人說:「你也一同到美國同淨蘭若,你們的機票全部由我來買。」在旁的空淨法師與素真居士看到上人對弟子們如此地慈悲關懷,莫不深受感動。當天上人很愉悅地與我們多談了一些話,當我們要告假時,還特別起來陪我們到門口。

我們離開之後,即詢問昨天先來拜見上人的幾位蓮友們,是否已先向上人提及學人和開宗法師的近況,但他們皆說沒有提起。學人深知上人的修持不著痕跡,無微不至的關愛,讓人刻骨銘心。

靜候中,終於我們訂妥九月份赴美的機票。沒想到因緣仍然不具足,只好再改機票,於二○一○年的四月五日才抵達同淨蘭若拜見上人。之後由於簽證及機票快到期的原因,必須提早返台再辦,臨別告假時,上人再三叮嚀:「回到台灣辦好手續就趕快回來蘭若。」

示 疾

豈知沒多久,於九月上旬,上人卻由美來台住進新店慈濟醫院治療,此時我們方知上人的病情已有惡化,雖然接見我們時尚能柱杖而行,但開示時之音聲已不如昔日之宏亮。此期間幾位熱心的蓮友們相繼要提供有助改善病情的飲食,但總是很難如願去做。

十月十三日,學人偕同開宗法師與素真及錦繡居士一起上法鼓山探望上人,抵達時正逢上人要坐電動車環山,我們於是隨行在後,自上次迄今一個多月的時間,此時上人已難於行走,飲食也多只能喝流質,雖然常住有特別安排專人另行烹調飲食。當繞回到男眾寮房門口時,我們即準備告假,但此時卻看到上人坐在電動車上,神情默然,我們深知此時絕非語言文字所能道出大家此刻之心情。

慈 愛

十二月十二日,很高興接到素真居士來電約我們一起上法鼓山探望上人,我們很高興,因為自從上人此次返台療養迄今,我們雖時時掛念上人之法體,但皆因「上人需要靜養」而不敢貿然上山打擾。

這天到了山上看到上人雖仍只能躺在床上,但卻很高興的與我們談了許多,上人並關心地望著學人和開宗法師說:「你們二人何時到美國同淨蘭若安住呢?」又交代住持法師說:「機票全部由我來買,總共四張。」再度望向我們說:「你們要儘快到美國。」我們二人合掌回答:「好的!我們和上人一起回到美國同淨蘭若。」上人頓時高舉雙手用力拍掌兩次,非常欣喜地連說兩聲:「好啊!好啊!」在旁的素真居士看到上人如此地歡欣,感動不已,告訴我們:「機票由我來供養您們!」長輩的厚愛,居士的護持,當如何報答於萬一!

真心伴行

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素真居士來電,希望學人能立即上山協助照顧上人。學人期待已久的願望總算實現了,馬上和開宗法師並臨時約了傳侃及傳修居士一同,他們可幫上人修剪指甲。第一次學習如何照顧,內心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之疏失!晚上睡客廳之沙發椅,緊臨上人之療房,可隨時聽到上人的需要。開始前兩天發現,上人於養大息時間,若有起來並未叫喚我們,一定為了不影響我們的睡眠。也因此晚上睡覺,學人則更加保持警覺,注意上人之動靜。

風 範

十二月二十七日,王院長金平先生由陳裕民教授陪同,專程來向上人請益。上人雖已難以行走,但仍堅持起身至客堂接見。上人強調:「身為清官,能為老百姓服務,創造人民的福祉,這是修福報的大好機會,而進入佛門再修般若智慧就可得到究竟的解脫。」(開示近五十分鐘)我們在旁頗為擔憂上人是否支持得住,但沒想到上人一開示佛法,不僅精神煥發且燦爛無比。王院長聆聽開示,深為法喜。告假時,上人將其所供養之紅包歸還說:「你是一位清官,請你將它拿去布施給窮人。」院長離去後,讚嘆上人誠為一代高僧,清淨而莊嚴,慈悲且祥和。

正 念

上人雖臥病在床,但作息依然如昔,平時常提醒學人鬧鐘要設定好三點整,一到凌晨三點,上人的寮房就會傳出聲音,其實在提醒我們莫忘精進!平日用齋雖只能躺在床上簡單地用,但使用前上人依然恭敬地合掌默念,儼然如同在齋堂過堂般地莊嚴。有時學人靜靜地進入上人寮房以暸解情況,看到猶如熟睡,但幾乎每次都以手示意沒事,學人無知,豈知上人無時不在戒定慧之中。

農曆年前上人住慈濟醫院時,一位協助照顧的福嚴佛學院同學說:「有一次在幫長老按摩時,感到長老在昏睡中,故只輕輕地按,豈知長老轉向我說:『不要昏沉!』我完全傻眼了。」相信這句話讓每一個人在修行上受用不盡。

自 在

二○一一年元月初以來,上人的咳嗽日趨嚴重,甚至飲食偶而會吐,此時開始使用氧氣罩輔助。直到十日的早上,幾經商量,終於決定到慈濟醫院再做住院檢查。八點三十分,學人進入上人的寮房,赫然看到眼前儼如一尊臥佛,陽光微照在上人的身上,臉上是綻放著自在無礙的微笑,如此清淨莊嚴而解脫,這不就是吾人修行所要到達的境界!(太可惜相機沒帶在身邊)

福嚴的長老

轉進慈濟醫院大家也就較為放心,因有醫師、護士的照料,應可漸趨穩定。開始先抽肺積水並輸血一千五百毫升。住院一周,上人的身體卻走下坡,上下床幾乎完全需要旁人的協助,於是商請福嚴佛學院厚觀院長安排同學們來輪流協助。厚觀院長向大眾宣佈「仁老是福嚴的長老」,然同學們都是自願而來。

悲 心

上人身處重病中,仍不時關懷周邊的人。學人有一天騎機車到醫院,下雨又冷,攝氏九度下騎四十五分的路程,半路上即流鼻水,抵達醫院時不敢讓上人看到我很冷,然上人似乎心有所知的看著我:「你的寒衣夠不夠,不夠我來買。」關愛之心頓時消融方才一路上寒雨刺骨之冷。上人之悲心沒有你我之別。

蘇醫師(婉如居士特別請來協助治療)於上人住法鼓山期間,幾乎每週上山治療開藥,來回車程近三小時。林醫師亦然,甚至在幫上人做治療時,且恭敬地雙腿長跪而做。傳修蓮友也都抽空熬粥及幫忙按摩。他們如此地發心,上人好幾次私下問學人:「他們在外面幫人治療如何計費?」學人回答:「一般是一小時一千元。」上人即說:「他們要養家生活,我們一定要照他們的收費標準付費,你要先把紅包準備好。」但每當學人要代為付給紅包時,他們幾乎都是同樣地回答:「能為上人盡一點心力,我們都很高興,這是我們的福報,祈求上人早日康復,能讓大家聆聽法音。」佛法真心的流露,無我的奉獻,淨土還在遠方嗎?

上人此次住院三週來,病情每況愈下,此時更需仰賴氧氣,只能喝一點流質,身體完全依賴旁人的協助。

大無畏施

二月二日(除夕)中午十一點,會宗法師偕同署立豐原醫院李院長賢伉儷來探望上人,法師進入病房見到上人立即跪在病床旁,雙手緊握上人的手,眼淚奪眶而出地說:「師父,弟子很慚愧,您老人家生病,弟子未能在您身邊服侍您老人家,您所有的醫療費用全部由弟子來供養。」(學人看到)上人眼裡泛出淚水,用著非常虛弱的聲音回答:「你把這些費用全部拿去布施給窮人。」在旁的每個人無不潸然淚下無法自已,此情此景,修道人之大無畏風範千古不朽。

迴 向

除夕這晚,是民俗的圍爐團圓夜,而醫院裡除幾位值班的醫護人員外,則一片靜寂。在病房裡,看到上人仍一如平常的安然自若地躺著,外面的吵或靜似乎未曾動搖到上人內心的自在。晚間六點十五分,學人和開宗法師在上人的病床旁深深地問訊先行告假,因為明天要去香港二週。在此重要時刻,必須留下來不應或離,然香港之法會臨時又找不到人可以代替主法,心中兩難,忍痛選擇藉著大眾共修的力量迴向上人減輕病苦,等香港法會圓滿回台就可全心全意在旁協助照顧。

鐘聲傳三千界內

香港的法會進行到二月十日第七天早上,開宗法師接到台灣碧文居士來電,謂「上人」於昨深夜十一點十七分圓寂。我們頓時無法言語,因緣所生,無智無得,上人已選擇所要往生的佛國。我們準備馬上改機票返台,正好娟娟夫人來電,大家都萬分不捨,希望我們一起趕回福嚴佛學院參加入殮,但轉而商議也就決定先把十天的法會圓滿再返台,因為老人家最期待是每一位僧眾皆能挑起弘法利生之大任,法會圓滿將使老人家感到欣慰的。

由此,我們一心祈求諸佛菩薩接引上人到佛國。是日晚課共修下來,有兩位老參的蓮友不約而同地說:「晚上修法中,很清楚地看到上人身披黃色袈裟坐在蓮花座上冉冉上昇。」兩人所看到的竟是完全一樣。我們聽到他們的敘述,大家都深為欣喜。而上人在台北慈濟醫院圓寂,享年九十三歲,他一生精嚴的修持,為我們做了最好的示範。

二月十一日,大家虔誦《法華經》,正值上人入殮之時,學人先唱誦:「鐘聲傳三千界內,佛法揚萬億國中;功勳祈世界和平,利益報檀那厚德。」因為上人平時開示的音聲,就誠如這鐘聲,含藏著無盡的深意。這一偈誦也正是學人將其作為自己努力的目標。

十天的法會順利而圓滿,蓮友們深霑法益,無不感恩三寶的加被及上人的加持。有位洗居士本來過年只有三天的假,由於愈修愈法喜,連請七天停薪的假,她說:「即使老闆炒我魷魚,我也要參加到法會圓滿。」更有一位在大寮發心的老菩薩,她只說廣東話不諳國語(法會全程皆用國語),但法會圓滿時,她說:「我聽得懂法師的開示,好像專門在講給我聽。」我們無不稱讚她平日發心為大眾服務所得到的相應。

寒夜中的明燈

二月十四日晚上返台,素真居士到機場接我們直赴福嚴佛學院。素真居士和她的師兄及全家人多年來親近上人,於上人療養期間,不遺餘力地協助,對三寶及上人的虔誠恭敬之心,令人尊敬。我們抵達靈堂,上香頂禮三拜,上人宛若在前,一生之典範,是學人所要致力學習之榜樣。

九點學人開始坐在靈堂前守夜,學院也安排二位同學輪流。是夜新竹風又強又冷,在攝氏八度的寒風裡,雖加裹毯子仍然無法停止顫抖,但心中的佛號相繼不斷而得到加被未有受涼感冒。直至凌晨三點十分得以進入靈堂後面,瞻仰到上人之法相,驚歎猶如生前般的安然自若之神韻,更不可思議者是皮膚的完好細膩猶如嬰兒般(此時在沒有冷藏之下已進入第六天),尤其眉毛竟變得又濃又密。

學人曾到韶關南華寺參拜六祖慧能大師的肉身舍利二次,寺裡當家師引述說:「在文化大革命未被破壞之前,每個月都要為六祖理髮及修剪指甲,時已圓寂近一千五百年。」上人一生精進的修持,又如何不可能如同六祖慧能大師乃至第一世達賴喇嘛!(據西藏官方的記載,第一世達賴喇嘛八十三歲往生。往生前他進入壇城靜坐,他的呼吸停止了,心臟也停止跳動了。但是,過三十天之後,他的身體從一個老人的樣子轉化成年輕人的樣子,同時,身體放射出奪目的亮光,人們幾乎無法直視他的身體。)

爾今眼前如此清淨莊嚴的法體,心中油然生起難以抑住的衝動,希望明天能暫不荼毘,甚至深心祈求上人的法體能夠保存下來,留給世人都能瞻仰到一位真修實證的行者之典範,印證佛法誠非虛妄之語,以啟發後人只要努力修學佛法必能超脫生死輪迴苦海之信心。於是自己就抱著一顆憨直而至誠懇切的心去商請,但是仍無法如願,只好默然地回到原座,此時刺骨之寒風才真正滲入到我內心的深處,不知何時才能再出現一位偉大的行者來這世間教導我們。

翌日二月十六日上午告別式,下午依時荼毘。婉如居士晚上告訴我們:「一切順利!」上人在台療養期間,她和師兄二人盡心盡力地協助,只要有助於上人病情之改善者,莫不第一優先即時去做,那種無怨無悔地奉獻,不就是上人風範之傳襲。

親沐佛恩

上人您是佛真正的弟子,您的袈裟承襲著佛陀的本懷,您的心展現出佛的大悲心,您是眾生的依怙,您是我們末法時期至尊至貴的僧中之寶,您處處都在做最好的身教,時時都在立下最好的典範,我們何其有幸能在您的身旁學習,雖然我們無以親聞佛陀的開示,但您為我們展現佛的大無畏精神,我們如同親沐佛的慈恩,又如同進入佛的國土,您那無我的悲心,濟世的願力,正是佛法常住在世,眾生離苦得樂的明燈。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