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所說的莊居士,我認識她十多年了;這十幾年中,她時常來蘭若參與研討佛法。她每次參與,總是那麼端整沉默。有時,我有些講演錄音,請她代為寫成文字,她從來未推辭過。去夏,我在香港某寺講了一盤觀音菩薩的錄音,兩個多月前在蘭若放給大家聽,覺得內容尚可,我當面請她整理,她立刻承諾了。今春,蘭若住持菩提法師教授巴利文,她也報名學習,沒間斷過。九月上中旬到十月,沒見到她來聽課,我打電話問她為什麼不來,她說明天午後入院動兩小時手術,我聽了大為吃驚!她接著說︰替我記的那篇文字還賸一頁,入院前,一定寫就,我聽了,立即誠勸她安心深念三寶,不要把文稿掛在心上,她說︰沒有事(這三個字乃是她多世善根的自然吐露),我從未料到她堅毅得這麼沉著!令我非常為她擔心,我也更深深的愧對而欽佩又欽佩!

像她這麼的心健氣毅、法重命輕,我生平所見過的人中,可說是第一遭!長期學佛的歷程中,最極頑強的障礙之一:我愛,許多人之所以學不好、退得快,其主因 ── 在調控不著這個大障礙。莊居士竟然能調控得著,足見她的宿根相當堅深;正由於她宿根堅深,所以才不介意那兩小時的大手術。因此,我覺到︰佛法學得、行得具有骨概勁操的,決不會膽識脆浮,神情緊迫,總顯得韌韌鎮鎮。所以,能直從緣起中諦察著佛法本質 ── 內無實我,外無實物 ── ,身心就不像一般人那麼多纏纏掛掛的了;因此,也就不同於一般人因自我壓力而猝然地驚慌失措了。學佛法,觀得、行得化為念頭之伴之光;活在這樣的光與伴中,就著著實實有番受用、效用和作用;這三用不斷地增續、增上,世間塵勞則惑亂、堵障不了自己,法之覺照與心之印決,就成為平常及非常之際的力源,就不再迷亂得失念或失足了。從這樣的不再中形成的︰生死怖畏的透脫與生死健毅的荷許,則決然而坦然地成為自己的天職與義命。義,一旦成為業(識之)命的激提者,義勇中昂揚振奮得拗轉業命 ── 直向佛法義務中許命、許世,就沒有為自我營作的一切概念,業命就這樣轉為義命的。義,成為義命中無限的義勇之氣,義務中熱烈而誠切的責任感,則實踐得絕不爽諾。莊居士不折不扣的做到了這一點!

義性與道(之)品(概),成為學佛者心目中的「箴」與「鑑」,對人對己應作應致的一切事宜,總是的的鑿鑿的作到頭。義與道成為慧命中的鼓與呼,才會如此的作得自致。自覺之因 ── 自致,自致中自覺得不忘正法,不盤妄念,佛法直從念頭心底分明顯現,佛成為人格之範,法化為人性之軌,有形無形中所念所現的或事或理,則離不開佛法的作證與導進。在這般境界中安得了身心,發得透行願;行願成為慧命中的威德,一切時處則直直挺挺得不怯不撓,就這樣,學佛才學得日增覺性,做人才做得日增決性,修學中最應重視而敬持的︰這樣的覺與決;果真做到了覺不離決,決不離覺,佛法中湛湛巍巍的願海行山,就會使我們濯清欲塵而躍出見坑。看起來,莊居士過的是家庭生活,而她的見地卻覺察得如幻如化,藉家庭而巧作佛事,所以她儘管動大手術,對佛法應盡應致的義命與義務,還是果決地趕緊而提前完成。

她這樣的氣毅志堅,使我感愧得極深極深!手術後三天,她出院回家靜調,江果華小姐等都非常關心她,相約一道兒去探慰。一見面,我便表示非常感愧,她卻立刻說︰我手術前,一定要趕好那篇文稿,才算盡責。我聽了只有感愧得又感愧,盡責二字,成為我念頭心底永恆的激發力;激發出我為法、為人、為世的無畏、無盡的義命與義務感。修學佛陀正法的吾人,將這二義感與諸佛正法化為一體,行於一(清淨)心(中);清淨得不著不逸,二義感中所體見的佛法,則能將業(識)之命轉化為慧命,慧命成為義命的導進者,義命成為慧命的激提者;激提得大乘道上能破(慮)能斷(疑),義命上的勇氣與壯概,從此便振發得深沉而穩牢,調控得著自我的慮畏與戀惜。觀乎莊居士臨危之際,那樣的鎮靜坦泰,慧命顯出了導進義命,義命激提著慧命的特殊精神,鎮持而試練在這麼種精神中,精誠中得精進不怠不廢,必決必毅,嗣後,為法為人為世的天職,則莫之能阻。

學佛法學得成為自己的證明,行佛法行得化為自己的光明,身心不離此二明的持照,則能探舉著出世的大頭面,豁得開入世淨面目;決定性的根器與肝膽都這麼琢磋出來的。這般的根與膽,不論在家或出家,只須宿因與現緣正而善,都可能有分的。正道與善法襯現在眼底腳跟覺照的不離(妙)慧光與(勝)義境,久之,從妙義中體覺得惑業淡漠散離,熾盛的五陰便轉為清涼了。清涼得清淨柔平,柔平得柔和平通,與諸佛菩薩通得訊息,領會著諸佛菩薩的開示,從諸佛菩薩開示的熏發中,漸漸的「明觸」到諸佛菩薩的一切:大智與大悲攝涵著諸佛菩薩的一切,如此的明觸增上得無著無盡,內心外身複雜錯盤的一切,法光與法力,就照解得沒障堵了。就這樣,果果毅毅的將身心獻給三寶,從三寶中安身立命,也從三寶中為許多人培育法身慧命,不同一般的戀戀惜惜了。我認為,我也肯定,莊居士具有不同一般的品概與器膽,才能從臨危中氣毅誓決的做到那般的為法盡責,使我敬佩得又敬佩!

她的夫婿張先生,也同樣具有高度行願和品概,稱得上同願同行了。張先生的為法為人,精誠之心與寬豁之臉,形成了恢恢宏宏的氣象風神;讓許多人感到鼓舞效摩。他和莊居士相互唱隨,為佛法為世法,所造成的正面影響與深度感召,正未可思量哩!

佛曆二五四七年十一月十四日於新州蘭若寫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