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嚴精舍舉行五十週年紀念,我特地回臺參加,因為這是我親炙導師也是我教學的根本道場。我的見聞及一切,都因親炙導師而徹底翻轉過來;我體肯著︰今後乃至無盡未來,都能稟承導師所教誨的,穩穩明明地以童真身出家,直至成佛都如此。我的這番圖劃,全從導師循誘中激發出來的。我經常鼓振在此番激發中,宗趣與興神總覺得踏踏實實,沉沉毅毅。

週年慶期中,我每天兩次敬見導師,每次都有「仰之彌高」之感,就這樣,怹的深心深得莫可測,大心大得不可量,總是令我感到既高且廣,卻又把我吸(攝)得極緊極緊;緊得不讓我一念離開大菩提心,一瞬失卻深涅槃印。我今生得到怹老人家這般巨淨加持,令我於菩提心與涅槃印中出入得夠健夠淨,撇脫了生死怖畏,將菩提心發揮得悲智兼運,涅槃印默融得惑習等治,佛事作得嚴嚴警警,嚴警得「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提引我從無上道中無間地致力「上及」,因此,怹老人家的一切,完全成為我的甘露之門,淨光之鑑;從這面淨光之鑑中,讓我看清了佛法本源,佛陀本懷,讓我永遠從佛法本源中做成佛陀本懷中的「嫡子」;也能生生世世親侍於怹老人家座下。我在這樣的渴慕欽瞻中,越發肯認怹乃是諸大菩薩的綜合化身;因為怹藏蘊於內與洋溢於外的一切,全都表徵著諸大菩薩的總匯與通徽,所以,一言一行,無不從智觀透我與慈行為人中發力發德,我每日細心精讀深思怹的大著,總感到這樣的力德沁透身心,將我的怯慄性與慢傲念蕩廓殆盡,不再乖背佛法,直直地發趣佛陀,我切實地體握著這樣的志誓,所以,總是從因果淨化中不著一物,從因緣明化中能辨諸法,擯棄圓融(混濫)真常(倒覆),坦坦泰泰地於身心中建道場,於生佛中練道業,一切都以怹的精誠教授作典範、為準量;憑此準量,將我導向無障的動出與無了的迴入,這是多麼深厚的德力!

因此,我頓時想起釋尊初成道時的兩句話︰「人無所尊,則事業不成」。從我體見的導師一生,對釋尊的這兩句話,真箇是奉持到直透、直現三業,「三藏教法」與「七種聖財」,就這麼從怹三業中任運體照,自在運用;也就這麼與諸佛菩薩融為一體,不經意地現行出佛陀質品與菩薩氣概。「欲得佛法真利益,當於恭敬心中求」,怹道道地地做到家了;這番到家的大辛苦與真安樂,後學者的吾人,千千萬萬地亟應注目透心,對怹的著作與言行,才讀得進去看得出來;才能將我們的人格操持而表現得夠質夠品!出家生活動靜中不可須臾的「四威儀」,現代(除少數外)出家眾多不注重了,「四威儀」的內鑑與外箴,本為出家僧伽修學中攝斂與開廓的必具威(降伏自我見愛)德(發揮菩薩誓願),脫略了「四威儀」的,還談得上這麼種威德?!反觀導師動靜中的一切,處處都與「四威儀」相應到自自然然;自然到不失念、不脫節。怹就這樣從一心(一切)「恭敬德業」中通達了無量佛法,發揮出無窮無極的大用;也就這樣於「恭則壽」中永不離「少壯時代佛法的喜悅」。如此的喜悅與少壯,都從一片恭敬心中來呀!

上月福嚴精舍慶祝成立五十週年紀念期中,我住在山下智觀寺,一天,導師坐著輪椅來探望該寺住持,我立刻外出敬迎怹老人家,無意中給了我最深確的兩種啟示:一、怹一到大殿前,安詳懇到地三度低首向佛致敬,莊嚴肅穆得令我目注心攝,令我體認到怹那恭敬心極其專一。聖龍樹說:「無量眾罪除,清淨心常一,如是尊妙人,則為能見佛」;又說:「一心敬慎,善人相也」。學佛學到敬不離心,敬佛敬到佛不離念,念頭心底對佛所詮演的諸法實相 ── 「四真諦」 ── ,則必然地從分別中而會歸究竟無得﹔無得而又能都無所遺。諸佛菩薩的「福德」與「智慧」二道,就這麼圓充得無缺無餘的。一逕以此圓充為修學中總目標的導師,夠得上被稱為「尊妙人」了。內涵的通照無礙與外溢的澤潤無盡,乃為尊妙人從妙淨中所顯現的「大用無方」。觀乎導師的身言二教,逐漸逐漸地透過翻譯或親炙者,義味的體嘗與耳(意)根的聞思,現已成為中外僧俗普遍歎褒的提引者了。二、導師日常飲食(流質),明聖法師等照料得甚為精細、淨潔,準時請導師飲啜。怹飲畢了流質,仔仔細細地對著盅子,看著復看著,感到精光光的了,才放下了盅子。我目睹著怹這麼的惜物、惜福,其印象(法軌)深刻到透念、透心、透時空,怹老人家給了我這三透,從現在直至無盡的未來,令我鮮活健通得不離佛法,不負佛陀,從佛法淨光中與佛陀圓德中,永恆地以決定的童真身隨佛聞法;令我能學佛聞法的介引者:導師的宏恩大力!

深入佛法之海,圓攝佛陀之德的導師,從極深極廣處所見與所行的一切,對人類啟示與攝化的,可謂都從佛心聖境中無盡地流衍出來。因此,怹的三業也都從三(解脫)門中自在地出出入入,將許多迷惑與痴沉於「見、愛」及「見、愛等」的拔脫出來,所以,也將宏恩大力擴充到無數的人。

怹生平最著重的焦點:「思想」,佛法從質變到量變無一不與思想有密切關聯;因此,導師除了教義詮演,更致力於教史的尋繹與擇判;將教義結晶的純淨根源和盤托出,也將教史流變中形成的結癥整體揭示出來;惟有如此的看重思想流變,佛法最圓淨的結晶,始能從偏邪中燦發出無比光輝;這般光輝,全憑導師悟徹了甚深極甚深的般若波羅蜜多,而又從如此的般若中流衍出無盡的大力大光,洞照佛法源頭,澈契佛陀本懷,代釋迦世尊及聖龍樹等諸大菩薩,將佛法慧日高懸著普照世間,廓清眾生界的生死迷雲。我敢肯定,如果沒有導師出現於世,人天便沒光灼眼目,也沒慧日智風照散生死迷雲;幸虧導師出世,怹從究極深淨的般若中,燦鼓出慧日智風,照散了生死迷雲,將佛法大道開闢得敞敞豁豁,佛陀本懷掏出得昭昭彰彰,如此如理如行的希有導師,我們儘快趕上怹的步趨吧!儘快趕上怹的步趨吧!(否則,人天便失卻眼目了啊!)

佛曆二五四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於新州同淨蘭若寫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