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恩師親教立正見

1989年9月,本人由於拿到美國 Rochester 理工學院的獎學金,去美國大學讀電腦科學。1991冬,到紐約州莊嚴寺,參加生平第一次「佛七」。「佛七」期間,莊嚴寺特別從新澤西州請來一位長老來為佛子們開示,他就是後來我的師父仁俊老和尚。

當時老和尚已經在新州的蘭若獨住多年,週末有《成佛之道》的討論班和佛法開示。特別引起我注意的是,有居士說:「談修行,諸法師中 ── 仁俊長老最為第一 !」

次年,我在紐約市找到一份工作,所以,每個週末我就有機會去老和尚那裡聆聽他的開示。經過一年的學習,慢慢感到遇到了真正的佛法,對佛法有了新的和正確的瞭解,經過老和尚的指點,為人處事有了新的認識,人格上有了改革與進步。尤其是1994年趁工作假期之時,在老和尚那裡近住七天,回去後,覺得整個身心有了大革新,世俗的樣相開始慢慢的脫落,遠勝於在莊嚴寺打「佛七」之時。自那以後,我就開始執行「清晨四點起床,晚上九點熄燈」的作息。

往後,老和尚一直邀請我周末去蘭若共住,主要工作是燒飯、打掃、看書,謄寫師父的講稿與文稿,開車載師父去各地講經說法。在大陸,我都使用簡體字,因此,老人家為了培養我的語文能力,每次發表文章和講題大綱,都要讓我親手謄寫。多年來,他的手稿我已經累計抄寫了約四十萬字。經由他老人家這麼嚴格的訓練,讓重理輕文的我,文字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也建立起新的基礎。

1997年我開始常住蘭若,1998年6月辭去工作,7月聽從老人家的安排,依聖嚴長老名下,由恩師剃度。2000年10月,於台灣基隆靈泉禪寺受具足戒,戒和尚正是我們的印順導師,這也許是老和尚的刻意安排,還真是有緣呢!

二、因病住院談生平

2004年(老和尚當年86歲),我有幸陪老和尚回台灣進行「春季弘法」,那時印公導師在花蓮慈濟靜思精舍靜養,所以,我們一下飛機就立刻趕去慈濟靜思精舍,探望我們的印公導師,這是老和尚每次來台必做的第一件事。

這種始終如一的尊師重道風範,值得弟子們認真效學。之後,順便在慈濟醫院做身體檢查,發現老和尚得了早期大腸癌,就這樣留在花蓮慈濟醫院治療,做了二次大手術,待了將近三個月。與此同時,最榮幸的是我能有機會親近我們最尊敬的印順導師。

平時,我很少聽老和尚提起個人過去的事情,也不讓人問。從那時開始,各地的弟子、學生都來慈濟醫院探望他,經常問起老和尚早年事蹟,他老人家才漸漸地講一些出來。

老和尚在幼年七歲即已出家,由於年幼貪玩,不喜歡念書,他的師父 ── 傳道上人教他念「弟子心朦朧,禮拜觀世音,已發菩提心,蓮花朵朵開」,每念一次就拜佛一下,後來才慢慢的學習,而且有長足進步。他國文基礎就是小時候打下的,為以後的教學、著作與賦詩,建立了扎實基礎。

三、以身作則導群生

老和尚以身教最為突出,平時共住,他老人家很少直接指出我們個人的問題,總是在開示或開會中,加以善巧的指導和引導,也經常用寫紙條的方式給予提醒,把學子們領上正軌。為了佛法,為了培養出家僧眾,他老人家就是粉身碎骨,也絕不退縮一步。

記得,當時蘭若有住眾一時起了煩惱想離開,老和尚曾經說:「哪怕只有一個人發心在此修學,就是把我這老骨頭碾碎了,我也護持到底。」師父雖個性剛強率性,有時也不講情面,實際上,他無時無刻地在內心護念著我們每位學子,盡力引導我們走上正路。這一點上,來同凈蘭若共住過的人,應該都有深刻體會。

相信「福嚴佛學院」的老師們都知道,每年在蘭若舉行「佛法度假營」時,他老人家雖已屆九十高齡,但從不缺席一堂課,那種認真的敬法敬人的態度、精誠護教育人的精神與精進的行持功力,相形之下,我們晚輩總覺得汗顏。

四、淡泊利養隨緣施

老和尚對世間物質看得極其淡泊,絕不把信眾的供養看成自己的。早年時候,他是不碰金錢的,都請在家居士幫他處理。晚年,為方便接引十方信眾,直接接受信眾的供養。我在慈濟醫院照顧他時,經常有各方人士來拜訪,也經常收到紅包,收到紅包後通常也分給我一份,實踐著出家眾「利和同均」的佛教理念。

美國慈濟功德會成立,早期老和尚每月都將自己所得到的供養,親自寄給美國的慈濟分會。如有外出,他的僧袋裡總會放些現金,我問他要這些錢幹嘛,他老人家回答說:「這些錢是用來救濟窮人,可以隨時布施。」所以,得來的供養,一手進,另一手很快的恭敬送出,真真實實做得個「兩袖清風」、「人間上一等淨手」的之人。

五、珍惜時光不虛度

我同老和尚雖然朝夕相處約十五年,但他老人家總是說我們共住有三十年了,而且一秒鐘都沒離開過。這是因為,我們凡夫一般都在醉生夢死的睡夢中浪費了一半的生命時間,而他老人家是二十四小時都看護著我,也看護著我們一切有緣眾生,所以,說「共住三十年」就不見怪了!

這次農曆新年,我問他‥「師父今年幾歲?」希望他老人家能久住世間,他回答說:「104歲。」我說‥「才93歲,怎麼會是104歲呢?是不是糊塗了?」他回答:「沒有!」是啊,他老人家怎麼會糊塗!老和尚在我們世俗時間上雖然只活93歲,但由於他能抓緊利用時間,不浪費分秒,實際上更進精地多活了11歲啊!我們應仔細深思,對他老人家長期刻苦修行所得的證境,應該有點小小的消息。

六、色身殞落法入心

如今他老人家色身雖然離開我們,但他老人家的法身卻永遠轉入我們佛弟子的身心中。正如他老人家自己所說:「我們學佛者應該做個活死人。」意思是:此生雖然結束,但他過去「做人學佛,學佛做人」的種種功德和印象,卻永永遠遠的活在人們心中,永遠不會忘卻!

他老人家雖然圓寂了,但他老人家對我們弟子恩德,我們永遠懷念!弟子們也一定會沿著老人家的足跡,老老實實「做人學佛,學佛做人」,也要像他老人家所說那樣,生生世世做成一個「純活人」。發弘誓大願,來生再來這苦難的娑婆世間,弘揚正法!救渡一切苦難眾生!

二○一一年二月十五日 於台灣新竹福嚴佛學院

Fil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