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道之真,行道之實 ── 懷念仁俊老和尚

「守道之真」令人永遠讚揚不已,是最值得一切眾生依靠追隨、修學佛法的出家人。

「見解正」、「行思明」才能在五濁惡世的環境裡,要能守住而不被一切誘引墮落,是多生多世接受佛法薰陶累積下來的「道心」是超越人所說「情操」的,情操是在有無、可不可,精選出來的上品。而道心是在無我、自然、自在裡很平凡的顯現,適合每個人,也真能利益每個人的。

修行人輕輕地抓好「道心」,則多生累劫永不墮落,老和尚一生在詮釋道心,日常行儀在平常人看起來是害怕的,但在一個修行人卻是可貴的,因為一切修行有所依循,不必瞎摸。老和尚留給大家的珍貴寶物,令我們受用無窮;守道之真永遠放光明,照觸五濁煩惱眾生。[……]

閱讀全文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

二月九日半夜十一點多,家師上厚下觀院長打電話到學僧寮房,說:「果慶法師通知,仁公在新店慈濟醫院剛剛往生,『精進專案』啟動,趕緊連絡長旭師、如暘師佈置場地,通知其他相關人員,準備隔天一大早(也就是幾個小時後)要迎大體回福嚴……。」由於此時正值學院放寒假期間,院內只有少數幾位輪值顧寮師生。不多久,大家全都動了起來,連夜將福嚴圖書館清空、佈置追思堂、準備相關細節,慈濟志工蔡堅印也在第一時間趕來,一直做到清晨五點多才去休息。

不到一小時,大家就都集合準備迎接大體回院。不久,智觀寺達觀長老尼、壹同寺如琳長老尼也率領弟子來到福嚴山門口,準備向仁公返院接駕。就在福嚴大殿一百○八下的叩鐘聲裡,仁公長老回到了他向來所愛護的福嚴。接下來一連七天,長老就在其學子們、福嚴師生與志工們的陪伴下,度過這段人生因緣最後的一程。[……]

閱讀全文

仁俊長老追思讚誦現場

二月十六日清晨,天未亮我們便上了路,從南投水里到新竹福嚴160公里,雨神盡責一路護送。心想前天去福嚴時,厚觀法師望著迴廊外的雨說:「期望仁公圓寂追思讚誦法會時,天氣會轉好,讓與會大眾方便進出。」結果,雨神賴在台灣上空,一連好幾天,濕濕冷冷的,而且冷到心到骨,讓我常常不自覺的雙手摟著雙臂,暗叫台灣冬天怎麼這麼冷!也許,也許,天也與我們同悲,哭著人間少了一位明師吧!

到了福嚴,居士們打著傘在山下指揮交通,大殿外搭起用來遮陽的布棚,現在正好擋雨,雨水順著粗繩,如水簾流入桶裡,在服務台簽完名後,義工遞來一盒大甲「裕珍馨」的奶油小酥餅,看到這餅,我想這一定是陳裕民教授,知道仁公生前喜歡這種餅,他便以祖[……]

閱讀全文

獨釣寒江雪的比丘菩薩 ── 我所認識的仁公長老

2011年1月19日我們(陳坦、謝水庸師兄)三人到台北新店慈濟醫院看望仁公,雖然怹老人家已病入膏肓但神態尚是安然。由於我知道仁公即使在病重中,也是一直關心著「佛法、佛教」,元月上旬,福嚴佛學院厚觀院長來醫院探病,仁公第一句話即問「福嚴(僧教育)的經濟如何?」並且立刻表示要捐款給福嚴。因此,19日當天,我仍然請怹老人家就今年夏天將在新州同淨蘭若舉辦的「2011年佛法度假中文營隊課程」(個人歷年來參與該項課程的規劃)予以指示,但是仁公不到一分鐘的開示,已經氣若游絲,難以清晰辨聽其內容了。2月9日深夜近12點,在睡覺中被一通電話聲響醒,美國莊瑞昌師兄及閻台華師姊來電通知我,在醫院的仁公長老已經圓寂,[……]

閱讀全文

古道猶健在 ── 無盡感懷念恩師

「同淨蘭若」位處於新店五峰山山凹中,後有崇山峻嶺作靠山,青龍白虎分立左右,遠處又有案山環繞新店溪,是一處清雅幽靜的專修道場。每日早晚課誦由仁公師父主維那,日常法師敲木魚,信謙法師司鈴鼓,我負責香燈。師父悲憫的梵唱一起腔,往往我的眼淚隨即落下,每日洗滌頑強的心靈,日積月累,心地變得柔和多了,身心愈來愈空靈。蘭若的道風雖嚴謹,學風卻相當自由,但從沒有人闖寮閑聊,也無宗派門戶之限制,住眾每天唯有傍晚六點至六點半可在花園散步、談法論道,聞到電鈴聲一響,隨即各歸寮房研經用功。那段時間蘭若沒有專任的典座,早齋由師父掌廚,午齋由日常法師打理,信謙法師負責採買,我負責環境整潔,後由前來參學的惟覺法師專任典座。[……]

閱讀全文

在佛法中相見

二○一一年二月十七日下午幾位法師與蓮友們到桃園機場恭送仁俊上人的舍利返美。在機場的貴賓室裡候機,上人之舍利供坐於過去所坐之正中央貴賓座上,大家如同上人在前一樣,虔誠地頂禮三拜送駕,昔日上人時時叮嚀不可或忘佛法,更要積極地去幫助窮人之語,言猶在耳。沈惠珠律師熱心關切地要盡力蒐羅上人生前點點滴滴的生活啟示,遂向學人邀寫一篇報告。誠惶誠恐,自己無修無德,如何敢登大雅之堂,雖推辭再三,但在其懇切催託之下,只好貿然放膽試著寫上這篇報告。[……]

閱讀全文

Page 2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