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渡假的緣起

「佛法渡假」的修學活動至今已九年,經潘姵蓉居士轉告,希望我寫一遍當初仁俊長老提議辦佛法度假的想法。事隔多年,不知如何著手,但是,我內心有一股很喜悅的動力,想去完成這項工作。因為從一九九二年三月第一次在法印寺,聽聞仁公開示「偉大與苦難同在,平易與精誠並行」,教導學佛者必須具備的性格,以及柔剛並行的菩薩精神,我當時感受很深刻,接著仁公連續數次講課的內容,都很震撼我的心,從此又承蒙仁公慈悲,二年半不斷地寄法語來警示、鼓勸我們,要發大心,要隨時,緣法、憶法。同時數次看到仁公一聽到學員們身心受苦就即時趕到家中解惑,使我對仁公以身作則、言行一致地發揚菩薩的精神,從始至今的敬仰。

記得一九九三年,仁公[……]

閱讀全文

四眾景仰的仁俊長老

一代高僧仁公長老,告別人間轉瞬一週年。回憶過去,每逢佛門四眾聚會的場合,我總是向在座的嘉賓介紹:仁公係印順導師座下,碩果僅存的一位大善知識,繼承師志,弘揚人間佛教的法門龍象。如今,這位難得的法將,正見正行具足的大德,隨著印順導師圓寂六年後,在台北慈濟醫院,安詳捨報。惡耗傳來,四眾同悲,感歎眾生薄福,佛教界大損失。

諸行無常,有生無不死。緣生緣滅,法爾如是。但凡情未了的眾生,即使有修有證,而「所作未辦」,「未度苦海」者,面臨至親的訣別,仍然是悲情難抑,傷痛萬分。[……]

閱讀全文

追憶恩師 ── 仁公老和尚

2004年(老和尚當年86歲),我有幸陪老和尚回台灣進行「春季弘法」,那時印公導師在花蓮慈濟靜思精舍靜養,所以,我們一下飛機就立刻趕去慈濟靜思精舍,探望我們的印公導師,這是老和尚每次來台必做的第一件事。

這種始終如一的尊師重道風範,值得弟子們認真效學。之後,順便在慈濟醫院做身體檢查,發現老和尚得了早期大腸癌,就這樣留在花蓮慈濟醫院治療,做了二次大手術,待了將近三個月。與此同時,最榮幸的是我能有機會親近我們最尊敬的印順導師。[……]

閱讀全文

永遠的明鏡

民國八十七年,在十方禪林與仁俊師父結上法緣,開啟了個人此生與導師及師父的不解因緣。尤其是師父在慧炬雜誌社,懷念創辦人周宣德老居士賢伉儷所作的開示[1],一句「慧擇因緣辨染淨」的偈子,對初學佛法的我,剎那丟下一顆威力無比的震撼彈,再也不能錯過師父在台灣的任何一次開示。

當時的撼動,是肇因於佛法的「緣起觀」,我只聽到人際間的緣份說法,卻沒有得到進一步有關於因緣的主動性與抉擇性說明。看到許多學佛的人,在男女因緣上,沒有「慧觀」、沒有「抉擇」,因而呈現出諸多是非雜染。師父這一句話,驚醒眾生,原來因緣是要以智慧來抉擇,辨明染淨知進退取捨。

經過了十二個年頭,現在更體悟師父這句話,含蓋了佛法「戒、定、慧」三學的根本學習,所以師父說:「學佛最重要的,就是用智慧來抉擇因緣」,因為「染的因緣造成生死流轉的苦因苦果,淨的因緣就是學成超出生死的清淨因清淨果」。這最初的醍醐,也是最終的究竟。[……]

閱讀全文

仁俊長老是我的師父

仁俊長老是我的師父,因他老人家長期住在美國,我只能在他來香港時,才有機會親自聆聽他的開示。有時,師父講深奧的佛理,我還是聽不太能明白的。雖然如此,但師父能使我生起對佛、法、僧三寶的恭敬和信心,並能激發了我對修學佛法的精進。師父自己以身作則的嚴持佛法,數十年不知疲倦的致力弘法利眾。師父的言行,對眾生的慈悲心;師父說法的深度,對經典知識之熟稔明白,及嚴正之自律,都深深地感動了我!師父教導了我在佛法修行上的正知、正見,使我明白了修福報之餘,精進修習戒定慧的重要性。

我回憶師父在台北法鼓山養病的後期,我專程從香港搭飛機去探望他老人家。去的那一天,師父坐在輪椅上,由果慶師推着出去散步後剛回男眾寮房。那時已經十月,氣候漸冷,我特從香港帶來棉襖,請師父穿上,他堅決不肯在我們面前穿上。第二天,約好再去見他時,他已整齊的穿上金色的僧袍躺在床上,等待着我們。師父在病中還是不會因自已病重,忽略出家人之端莊儀範。[……]

閱讀全文

願與仁俊長老相約在人間

於2005年暑假,首次應厚觀院長的安排,我們四位福嚴的老師同赴紐約,參加美國印順導師基金會於同淨蘭若主辦的佛法度假課程。記憶猶新的是,由於久聞仁公長老身教的嚴慎,內心由始至終都懷著如履薄冰般的心情,戰戰兢兢地把每堂課如期講完。說實在的,也許只是遠客的身份,所以與長老的相處並沒有傳聞中的可怕,反而意想不到地攜回不少感動。也因此,直至2010年的暑假,我每年都有因緣去見見老人家,聆聽他那深具活力和道心堅固的開示,往往都有喜出望外的收獲,尤其勉勵發心為菩薩的我們,應該不惜一切而浩蕩赴前程。

說實在的,要論說對長老之感言,我是怎麼也排不上榜的。不過,基於感念長老的幾則開示,以及對其身教的端嚴,還是勉為其難的可以填上一些空缺。[……]

閱讀全文

Page 1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