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乳純圓 行願精誠

── 敬祝福嚴精舍重建落成誌感

福嚴精舍重建竣工,當我接到「落成紀念徵文啟事」的那一剎那,心頭頓時湧現無限感愧,崇敬與深(自)勉(勵今後我對福嚴佛學院應盡、必盡的一分責任);關於感愧,這是我心底最深刻的一種負疚,殊難言喻!所幸的:真華法師以「堅心」、「大心」、「深心」,肩荷重建福嚴佛學院的艱鉅責任。同時提高佛學院修學水準,他為法為眾的苦心丹忱,令我崇敬得鍥念不忘。藏在我心底對福嚴佛學院之應盡、必盡的一分責任,與這番鍥念不忘的崇敬寢饋俱現。所以,我(以個人期望)向真法師建議(請求):福嚴佛學院既然重建完成,費氣力、耗精神的事務告一段落;今後正好集中智思,專心致志研修,講解與導教後學,照舊發心擔[……]

閱讀全文

福嚴慧猛行願堅 植深活旺身心充

一、修福不享福 無著心迴向

仁俊長老於福嚴佛學院開示

佛法常說「福慧雙修」,此地稱為「福嚴精舍」,要以真正清淨、無漏的福德來莊嚴這個道場。佛舉譬喻說:「福」,如清淨的活水、生命之源,人七天不吃飯不會死,但如果七天不喝水,血脈不通暢,這個人是活不下去的。「福」對修學佛法的人來說,重要極了。有了清淨的福,才能莊嚴道場。

真有福的人,不但不享福,還要不斷培福、積聚福德。有了真正的福,才能真正利益眾生。有福,自然有種種財物、種種經濟,道場[……]

閱讀全文

追憶恩師 ── 仁公老和尚

2004年(老和尚當年86歲),我有幸陪老和尚回台灣進行「春季弘法」,那時印公導師在花蓮慈濟靜思精舍靜養,所以,我們一下飛機就立刻趕去慈濟靜思精舍,探望我們的印公導師,這是老和尚每次來台必做的第一件事。

這種始終如一的尊師重道風範,值得弟子們認真效學。之後,順便在慈濟醫院做身體檢查,發現老和尚得了早期大腸癌,就這樣留在花蓮慈濟醫院治療,做了二次大手術,待了將近三個月。與此同時,最榮幸的是我能有機會親近我們最尊敬的印順導師。[……]

閱讀全文

願與仁俊長老相約在人間

於2005年暑假,首次應厚觀院長的安排,我們四位福嚴的老師同赴紐約,參加美國印順導師基金會於同淨蘭若主辦的佛法度假課程。記憶猶新的是,由於久聞仁公長老身教的嚴慎,內心由始至終都懷著如履薄冰般的心情,戰戰兢兢地把每堂課如期講完。說實在的,也許只是遠客的身份,所以與長老的相處並沒有傳聞中的可怕,反而意想不到地攜回不少感動。也因此,直至2010年的暑假,我每年都有因緣去見見老人家,聆聽他那深具活力和道心堅固的開示,往往都有喜出望外的收獲,尤其勉勵發心為菩薩的我們,應該不惜一切而浩蕩赴前程。

說實在的,要論說對長老之感言,我是怎麼也排不上榜的。不過,基於感念長老的幾則開示,以及對其身教的端嚴,還是勉為其難的可以填上一些空缺。[……]

閱讀全文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

二月九日半夜十一點多,家師上厚下觀院長打電話到學僧寮房,說:「果慶法師通知,仁公在新店慈濟醫院剛剛往生,『精進專案』啟動,趕緊連絡長旭師、如暘師佈置場地,通知其他相關人員,準備隔天一大早(也就是幾個小時後)要迎大體回福嚴……。」由於此時正值學院放寒假期間,院內只有少數幾位輪值顧寮師生。不多久,大家全都動了起來,連夜將福嚴圖書館清空、佈置追思堂、準備相關細節,慈濟志工蔡堅印也在第一時間趕來,一直做到清晨五點多才去休息。

不到一小時,大家就都集合準備迎接大體回院。不久,智觀寺達觀長老尼、壹同寺如琳長老尼也率領弟子來到福嚴山門口,準備向仁公返院接駕。就在福嚴大殿一百○八下的叩鐘聲裡,仁公長老回到了他向來所愛護的福嚴。接下來一連七天,長老就在其學子們、福嚴師生與志工們的陪伴下,度過這段人生因緣最後的一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