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除舊布新? 絕情破舊我.淬願創新人

人類最強烈、顯著而普遍的特徵││除舊布新。地球上最優秀的人類,不斷地將文化、思想與學術等等,體究、覺悟到最精絕最燦爛的頂峰,其具體的動力,無一不來自除舊布新的促發,因此,厭棄舊濁而欣求新淨,成為優秀人類體悟與創覺的最堅韌的決心。在這麼種策警與激發下,尤其是面臨新春之際,除舊布新的觀念與行動,極其銳毅而奮昂。優秀得無限際上進的人類,端憑這麼與時俱進而啟時,與空俱豁而覺空的。

時間動變得念念憬審,空間推移得處處諦察,從時空中領略與觸會著的一切,一切都分明地對學佛者顯現出無常、無我的實相。對這些看得不走眼入迷,思的不失念受惑,一般尋常者的一切││執常執我的見與思,透過自己從佛法洞照中所得的對之擇抉[……]

閱讀全文

三知四不與三必

一、知生死苦,知解脫樂,知慚愧力。

現代人對於下列三方面太疏忽了︰一、生命的發達;二、生活的開通;三、生死的完成。生活要開通固然不易,生命要發達也很困難,在生死中能把菩薩道行得久久地不驚不退,直至三覺圓成,則更難了。菩薩道之可貴與極難,就在這裡。但是,我們於正聞中從三方面知起、行起,就不覺太難了。

1﹒知生死苦。對於「生」的觀念,從佛法來說,它和世間一般人的觀念不同,一般人覺得生是快樂,死是痛苦,從現實身心感受上說確是如此。從佛法共世的觀點來看,有了有漏的生命,就一定有種種的由有漏而造成的錯謬。因此,雖也說生而又死、死而又生中感到最大的痛苦;但是,從佛陀對我們開示的「生」之特義看︰假使我們[……]

閱讀全文

現代弘法者最應覺(持)治(絕)處︰佛法體統與自我體面!

最極精妙而深湛的佛法,傾心致力而刻意體解探鑽,許多人都感到真義難入,勝境難涉;然而,卻又引起「欲罷不能」的濃烈興味、渴求心理。這,表徵著釋迦佛所證所詮的無盡法門、究竟理趣,莫不「如法相而解,如法相而說」,絕沒毫釐的差錯與顛倒,禁得起最嚴密而細緻的察析與辯證;辯證到「無懈可擊」、無隙可入的殊勝處,便的的歷歷地證明著釋迦佛所說的︰大無不遍無所蔽,細無不透無所遺。真可謂彌綸法界,道盡微末!我們如能面對釋尊這樣的肯認、禮敬得透心徹腦,忘我遣(除自)性,於理明事正中,安得落身心,若學若行,從此則健穩、樸淳得不怯、不倒、不誑、不澆。從這四不中不得超(三界)頂脫(三塗)底,決定性的人形象修現得端端整整,純正[……]

閱讀全文

知出思出即脫出.恥混厭混頓斷混

學佛法,要想生生世世成為佛法中決定性(永不退轉)的人,首須對兩個字取捨分明:出與混。體取著佛法所說的出的真義,乃是一種最透徹的解脫、自在,也是一種最通(達)貫(聯)的和諧、濟度,才不會誤解或視為消極、逃避。執持而實踐這樣的出,世間有情的一般混心混相,則覺斥、監控、喝斷得猛迅明決,永恒的成為佛法中具有決定性的人。

無始迄今人類的生命中,從善惡因果的律軌看,生命中潛在與續起的善惡業力多極了。從人類的善業邊細察 ── 「佛種甚多」,「佛種」的潛在與(相)續(現)起,與「般若」的「聞熏」有密切關聯;「聞熏」中的般若光力強化、淨化得日日增上,正見中的心眼開豁得高遠超俗,深知出世的殊勝性、究竟性,生死中[……]

閱讀全文

學佛者最應重視的兩件事(下)

學佛法,簡括說,就是學緣起。從緣起的涵蓋性說,世出世間的一切,無一不是緣起的。根本聖教中所說的正見,就是指這緣起所說的。約有情世間說緣起,乃是由於有漏惑業所感得的身心苦果。惑業的本性--虛誑妄取,從惑業所招感的身心,當然也是虛妄不實。以人而言,人並非本來就有的,是由父母所生的,父母也不是本來就有的,還是從祖父母等及過去無數無限的關係交相盤錯而來的,人類及生物界的一切生命,就這樣代代相傳下來的,這些都是最顯明的現實因緣。如果我們真明瞭了因緣,一定會勝解一切法性空。釋迦佛德號的別稱--「空王」,對性空勝義的詮演,真是善巧而究竟到極點!所以,能隨佛聽聞,實在夠理想了,可是,福慧淺薄的吾人,錯過了佛世[……]

閱讀全文

學佛者最應重視的兩件事︰時不待人緊握時,空能有路奮發空(上)

學佛法,除了三寶之外,每個人都有兩種寶貝︰時間之寶與空間之寶。我們學佛,如果能學得時間與智慧相應,時間就能發光發力;如果了解空間的意義,心境就能開朗,種種真實的功德就能從空義中日漸悟入、日漸發揮。

時光飛快地過去,中國古諺云︰「金烏似箭,玉兔如梭」,形容光陰的驟迅,就同「箭」和「梭」一般的飛去了。我們學佛的人,如能把握而善用時間,則能察擇「時務」發揮時間力價。

把時間從佛法上用得緊湊、準確;準確得施必喜敬、戒必嚴正,三業上就自然顯露出德與格。真能從喜敬中以自己的財物幫助急需的人,從明實中以智慧啟迪被種種邪見誤導的人,這就叫做財施與法施。人類物質上的窘乏與精神上的困擾,端憑這麼樣減輕或解除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