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印公導師

李先生、諸位同修!今天不是演說,也不是開示,祇是談談我對印公導師的認識點滴。導師青年時開始接觸佛法,主要是三論和唯識。當他體解到佛法正面時,便感覺到佛法和現在中國佛教所有的現象距離極遠,非常驚異!他立即發願對佛法致力修究,從艱勤中探討佛法的宗趣。他原是一個窮鄉僻壤的青年,一讀到佛書,很快能了解佛法本質,與當時一般流行的佛教現象根本不同,這般見識太少有了!這由於他過去的宿慧深厚,所以一接觸到佛法,就能了解當時中國佛教的種種流弊。他立刻發憤修究,顯出他的根器、識見不同泛常。就他修究的範疇的涵蓋性說,非常的寬而正:因為寬,他才能從高遠處見到一般所不能見到的;因為正,他才能對當時佛教現象的流弊看得透徹[……]

閱讀全文

太虛大師的特徵 ── 新與實

這是海刊第二次出專刊紀念大師,第一次是四十六年,事隔十年,大家更認真底出專刊紀念他,足見他太值得紀念了。近代中國的佛教史,大半通在大師身上,可說有了大師,近代的中國佛教史才有了聲色與價值。這樣的一位大師,功德與貢獻,見地與僧格,是廣大與純潔的,讚仰的人相當多,不用我說。我只想從他的特徵 ── 新與實 ── 上發揮。

數十年來的中國佛教界,有一種特殊現象:許多人一談到大師,總似乎意味著他是「新派」的領導者。新派,在這般人的感覺中,都以為是與舊派對抗或作梗的;想得嚴重些的,簡直認為是否定而革除固有的一切。這樣,對大師的誤解就很深了。他平生即因此遭受到許多無謂的障礙和困擾。其實,像他那樣的涵渾恢廓[……]

閱讀全文

Page 14 of 14« First...101112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