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懷念的李恆鉞教授

上星期六午後,我從俄亥俄州體檢回來,陳文強居士告訴我:李教授往生了,瞬間頓興無常之感!

李教授青年時代已開始學佛,四十年前我在臺灣福嚴精舍修學時,星期六或星期天他都和許巍文老居士(現住德州)等到精舍聽印公講授中觀,從未間斷過,他的佛法基礎與行願品概更提高、紮實了。從紮實中進而落實了,對印公的崇敬、健羨,真個沁入肺腑,顯現心目。由於他修學精嚴,察究深廣,從心悟身行中所體倡的,對學佛者引起了點撥與樣範的啟傚。我所知道的,印公在家的男弟子中,得之於印公而受用甚大的,李教授夠稱得上第一位了!

二十多年前,他全家移民美國,執針灸業為人解除身苦,收費極少。他的佛法從未離開他的念頭,因此,深深地領會到身[……]

閱讀全文

操時成光.行空發力

世出世中一切法,最清淨、正純而圓滿的 ── 三寶。對三寶體解、觸會、照見得不離心目,不乖事理,學佛法就進入大路頭了。佛法最關注的一切有情 ── 尤其對人類更看重;人,能獲得完整、犀利而頗具力用的六根,從生命因果說,都憑多生多劫的信解、行踐三寶中來。依佛法的評價(約善性)說,人不但前途大有可為,而且還能發心學佛、成佛。最廣泛、最豐富、最能發揮無盡壯偉作用的,惟有人類。人,從佛法的攝涵性說,佛也是人,因為佛是由人身修學成的,這就襯顯出人身的可貴。重視可貴的人身,重視得化為念頭的提策力、催化劑、激昂性,鎮日鎮夜佛法則活續、成長得不已不忘,直現直用。道性中的氣質、義味與貌語,自然流露出純性人的風儀。人[……]

閱讀全文

從「福狂慧荒」中儘快學吧

今年莊嚴寺舉辦夏令營,特請傳道法師演說,他準備得充分落實,敷陳得條理著力,我聽得非常喜奮、崇敬。血熱情真的他,健談而有深思遠見,為法為人的濃烈感溢於言表,令我引為『法門知己』。今年春季此間同道往加州舉行『佛法度假』,我曾和繼如法師談了一番『福報狂、智慧荒』的話,沒想到他竟告訴了傳法師;交談中,他(傳法師)又提及了,頓時「福狂慧荒」的憂患感,直從心底衝上了腦海,潮澎不已!

共世間(有情)的欲求 ── 「福」,不共世間(聖者)的淨行 ── (般若)慧。修學佛法,一開始,即釐清了這兩者的界別,漏與無漏才持捨(不著能施)得了當。『飲食、男女、戰爭』成為一般人類和動物共同的現象 ── 對象。生理、物理[……]

閱讀全文

致力成法器.絕情剿神氣

現代中國佛教,表面看,相當興盛,少許認真些看,就感到相當耽心。而且,越向深處看,越發令人感到耽心、落空。因此,我們亟應慎細的、認真的察究、揭舉其原委。

近代世界文化發展的共同趨勢:物質的倡揚、佔蓄與享用,可說風靡全球。因此,影響現代思潮最深遠的主因 ── 物,所以,對於物的發現、發明、爭取,真箇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稱得上「物質文明」(與佛教所說的物質文明不同)。人類的生存、延續,與物有分割不開的關係。人必須依賴物的補給、儲備與支持,生命的活力始能昂躍而充沛。所以,人就得吸收物質熱能的營衛。能所相待的有情與器界,人與物形成對等的關係,這是不容忽視的。所以釋尊「轉法輪」也得「轉食輪」。

人,[……]

閱讀全文

貪享溫柔挫豪壯逐流同腐太負二

菩薩的心行與心量,顯露在身語上的風儀與音質,總是讓見到、聽到的人,大都感到溫柔而悅暢。人際間由人我、長幼、貴賤、賢愚等所劃築的「代溝」,形成種種的對峙、隔閡、諍論,引起無盡的爭執與惱患。人,最難涵育、蓄儲、充溢、恆持而了無暴勃的美德:真溫真柔。毀滅真溫真柔的毒魁 ── 「見」與「瞋」;「見重者瞋亦重」,由於見的不斷嗾使、激刺,瞋火每每爆發得莫能遏熄。這是欲界人間最惡烈而慘酷的導火線。慧空悲充的菩薩看準了這,學慧觀照破「我見」,修悲行斷(自)消(他)「我瞋」,從堅忍至懇中一心、一味地實驗、實現、實展真溫真柔,菩薩的一切「真實」德性,無一不從這二真中仔細體驗著。

發菩提心,不求速證大菩提的行[……]

閱讀全文

菩薩行者必具的決性與特徵 ── 第一線的精神全天候的性能

大乘的別稱 ── 菩薩乘。菩薩的眼光與心量:直學直見諸佛,深念深護眾生,這便是通常說的「上求下化」。這般的求與化,菩薩一發心,即成為心目中永恆的光標與血忱(丹心),世出世間的真光能、大心力,莫不導源乎此。佛陀的因地 ── 菩薩。「大心凡夫」由於念佛、瞻佛、學佛而發菩提心,所以,菩提心便做為凡夫通往佛道的堅固橋梁。發了菩提心的凡夫,如果不忘卻,就夠資格稱為「行者」。不盤瑣陋,深憶正法,久愍眾苦者,才會永不忘卻。

探察正法的大乘學者,活躍中所湧發的活力,心目中總離不開對「十力大師」 ── 佛陀 ── 的體念、體現。有漏身心繫注與傾向的,瞻效與渴慕的,時時刻刻都在「十力」想像中,「十波羅蜜」與「十[……]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