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空與法空

一般大乘者認為:二乘只證我空,不證法空;菩薩則雙證二空,這思想在經論上原是有其根據的。但我們從大部分的聖典上著眼,總覺得這種說法不夠客觀,現在依據聖教證明這說法不盡符合釋尊的本懷。

一、依阿含經

阿含的本義是說空,它否定陰、界、入的真實性 ── 自性空。陰、界、入是色心二法的總稱,換句話說,就是物質與精神的組合體。阿含是先觀內六處空內空,次觀外六處空外空,進而綜觀十八界皆空內外空,這是阿含空義的次第。一切皆空,是原始佛教的特色。但聲聞著重在破我見,因為我見是六十二見的根本,要斷除它,必先從我空著手。一切法見,是我見的附著物,我見既斷除,則法見無所憑藉,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然而因為聲[……]

閱讀全文

Page 2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