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觀觀得極分明,悲行行得極充分,捨樂度苦苦為樂,永不戀樂永拔苦。
自覺從何處開始?決不肯繫戀自我;覺他從何處開始?決定能導提他人。
出世正法破創始,墮世邪情執創始;於此二者嚴取捨,方從有漏趣無漏。
什麼人最為可憐?被自我害死了的;什麼人最為可敬?將他人活透了的。
做人真公廉了的,不為自己賺什麼;為人真寬醇了的,盡為他人捨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