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敞敞豁豁的,控絕了自我盤迴,關注世艱拯世苦,盡捨所有助無有。
佛法化為自己的,自覺中受用無盡,無我中翻身縱目,無量勝妙永增上。
人群中活透了的,不為慾動為悲動;悲動得超越底極,常與佛菩薩見面。
對人崇敬得如佛,以敬佛之心敬人,發心為公眾服務,能於人中培佛種。
涵修出真切人性,樹立著堅強人格,不求生他方淨土,永於娑婆普遊化。